• 正在播放:人参果驾到

    剧情介绍

    人间总说秋后行刑,不知是秋后的秋风萧瑟凄凉惨淡之景还是什么,好似这行刑也得挑着日子来一般,若如此看来,今日却是个行刑的好日子,乌云密布,寒风阵阵。李同床白有些乐观的想。

    只是嘲讽的是,被行刑的人是他自己。

    昨日灼穗来过之后,李白几乎就开始放弃自己了,他不同床得不承认,纵使那人这样待他,他依然还是爱他,他依然还是矢志不渝的愿意相信那人,相信他是不会伤害自己的,这一切的一切,姑嫂都是他被迫的。

    可笑啊,他也会有如此不理智的一日。

    侍卫大哥在门外深深叹了一口气,说了句时间不多了。可他这样一说李白反而觉得心里轻松了些。

    罢。死便死了姑嫂。他知道自己欠那人太多,从千年前的那只小狐狸开始,他与他的账就开始算了,纵然是有灭族之仇,他理应杀了他为族人报仇姑嫂,但是他本就欠了他的,这又如何能下的了手杀了他呢?

    也许死,才能还了吧。

    不知不觉一坐就是一个上午,天气微凉,石姑嫂地上已有点点寒意,侍卫进来,要把他带出去,可能还有些不舍,最后道:“你真的不怕死?”

    李白朝天大笑,“死有何惧同床?快些带我走吧,坐在这地上怪凉的,早去早解脱了!”

    侍卫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李白一个眼神止住,“我知你要说什么,无非就是那仙锁、那天雷如何厉害,我会如何惨吧同床?”微微一笑,“我不怕。”

    侍卫也不好说什么,也没有刻意的押着他,只是走在他的身后,两人一起走出了地牢。也许是同情,侍卫刻意姑嫂走慢了些,稍稍绕了些路。

    李白走得极慢,好像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完,他经过了之前他住的暖阁,当年的同床一幕幕就在眼前浮现,韩信在他耳边轻语,韩信从婕冉手中救下他,仿佛那责怪的声音还萦绕耳畔,韩信与他同床共枕,搂着他的腰......

    再走便是后花园,明明是秋寒之际,那些花儿同床还和当初他来时一样鲜艳,他记得,那个月夜,和那个醉酒的喊着他名字的男子。尽管前面有可怕的刑罚在等着他,或许马上就要死了,可是姑嫂他真的一点都不怕,唯一害怕的,是他决绝的眼神。

    终于还是走到了行刑的祭天柱边,偌大的广场上是密密麻麻的各族人、仙人,他仿佛没有看见,他的余光一直在寻找那人,同床但是,没有他的身影。

    呵。李白轻笑出声,又是这个地方,可是没有了当年挡在他面前的那人。

    “大胆逆贼,还不跪下!”太后威严的声音在场内回荡,久姑嫂久不息。

    李白没有屈膝,没有人能令他屈膝。他是堂堂青丘狐,不会和任何人低头。

    “窃圣器,谤两族,伤龙君,等等罪行,天地得而诛之。我龙族替天行道,灭青丘,正社稷,安四海,以慰八荒!”太后的声音很响亮,但在李白耳里却是轻飘飘的,一个字也没同床听进去。

    “上仙锁!”

    几个侍卫同时施法,那泛着银光的仙锁腾空飞来,李白没有反抗,那侍卫心下一狠,双眼一闭,将仙锁姑嫂硬生生刺进李白的肩胛骨,又从对面穿出来,带出了鲜红的血液,银色的锁链在薄如蝉翼的皮肤上分外格格不入,李白闷哼一声,硬是没叫出声来,仙锁又快速从手腕脚踝处穿过,鲜血滚滚流出。

    <姑嫂p>李白这下哼也不哼一声,微闭的眼睑,目光流转,腕上和踝上轻如薄纸的肌肤,映衬着鲜红的血,格外刺眼。有些仙人都转过头去,几乎不忍再看。

    疼姑嫂痛从手一直蔓延到四肢,李白颤抖着闭上双眼,疼到连头皮都发麻战栗,可脑中却是分外清醒,韩信的影子一直在心中挥之不去,仙锁缓缓上升,带着他把他束在了祭天柱上,李白同床蓦然抬眼,就看见了韩信赶来的身影,无尽话语无尽思量只换做苦苦一笑。

    你来了呢.......给你看见我这副样子,还想起是那个通身白毛的小白狐吗?

    同床天雷滚滚在阴云中卷动,顿时电闪雷鸣,一道天雷从天上直击下来,火光四溅,李白看见了韩信眼中的一丝挣扎,于是笑了笑。

    你还是在意我的呢。这样的话,再多苦同床又如何?

    天雷贯穿了李白的身体,那具单薄的身躯顿时血流如注,李白的意识已经有些飘散,却又被太后身边的幻长嘤用法术召回,剧痛布满全身,这一雷,就废了他半生修为,估计下一道雷,他就同床会魂飞魄散了吧。

    许多人早已不忍直视,纷纷进言求情。

    太后回绝,然而韩信依旧面无表情。

    就在下一道天雷击下时,韩信突然一扬手,停止了天雷的攻击,那些求情的仙人纷纷笑开,认为韩信于心不忍,要放过李白。

    太后有些急道,“信儿,你做什么!”

    韩信没同床有回答,慢慢踱步到李白身边,一挥手,仙锁松开,李白无防备的落了下来,被仙锁穿的地方血流如注。

    <姑嫂p>韩信俯身将他扶起,李白却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想自己站起来,但是每动一下,伤口就万分疼痛。

    李白眼中有些欣喜,有些悲伤,“重言,我们......”

    <姑嫂p>突然愣住了,没等反应过来,韩信看见自己的手举起了龙吟枪,狠狠地从李白胸前插进去。

    空气中穿了一阵轻轻的破碎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同床不明白眼睛什么状况。

    李白难以置信地缓缓低下头,看着胸前贯穿自己的龙吟枪,手颤抖着慢慢从衣里掏出一个碎成几块的东西,那是沾着血的李白的糖人。

    同床韩信眼神终于慌乱了,他用力的摇头。

    “呵,呵,你上次受伤,从衣里落下了这个,我、我一直替你收着.......”李白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姑嫂热,声音有些哽咽。

    没想到,竟然碎了。连同他的心,一起碎成好几块。

    “我知道......青丘狐的心血能够解你的咒,这些血,算我还你的......”李白支姑嫂持着把龙吟枪用尽了力气从自己的心脏处拔了出来,心口的伤口顿时涌出滚滚鲜血,他是青丘狐,纵使心受伤了也不会死的那么快,同床他颤抖地将糖人在血中沾了沾,递给韩信,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眼中是无尽的悔恨。

    “现在......我们从此两不相欠了。”<同床/p>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人参果驾到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