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人人干人人上

    剧情介绍

    这还得从一年一度的赏花宴说起,那时,雍王妃嫁入雍王府还没多久,受邀参加赏花宴,与傅家主母也就是傅吟生的母亲年一见如故,便约定两家后人如若为一男一女边结为亲家。

    这决定如此草率,可偏偏雍王宠妻,十万也没反对,这就有了顾留寸和傅吟生的亲事。雍王与雍王妃觉得顾留寸如今年纪尚小,也怕她不乐意,便没向她提起此事。最近雍王妃偶然提了一嘴,便被顾铮然长生听到了,因此顾铮然才知道自家妹妹还有这一门亲事。

    顾留寸弄清了事情的因果,感觉脑子混混沌沌的,为了理清思路,她边想边踏进院子。

    顾铮然一开始还有些瞒着她的愧疚,但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一看,顾留寸步子踏得很是结实,气得跳脚:“顾留寸!你竟然骗我!你的脚根本没有受伤!”

    顾留寸只顾自年己的思索,把他的怒吼抛在了背后。

    纳兰?牵着纳兰锦出了桃花林后,直奔皇帝的禅房,到达门口之后,他轻声对纳兰锦道:“锦儿,有些事情是必须十万面对的,不可避免,你懂得吗?”

    纳兰锦咬唇,点点头。她终归是皇帝的女儿,即使在离宫被冷落八年,即使他任由十万她自生自灭,她身上的血脉终究是皇室的。

    纳兰?抚了抚她的背,扬声道:“臣弟求见皇长生上,有一事与皇上相商。”

    门口的侍卫见到纳兰?来了,赶紧行礼,进门通传。

    此时的皇帝正下了佛课,与纳兰渊讨论事宜,只听得断断续续道“如今年兖州……”

    纳兰渊最后应了一句:“儿臣领命。”

    随后纳兰渊出了房门,便看到纳兰?和纳兰锦十万,他向纳兰?行礼,余光扫过纳兰锦。恰好碰上了纳兰锦好奇的目光,纳兰锦只觉眼前这个穿着乌压压的衣服,令她很不舒服,下意识便向纳兰?靠了靠。

    <十万p> 纳兰渊只觉女孩的眼睛很清澈,可惜了,和?王沾了关系。纳兰渊眼光只顿了一顿,识趣地没多问,就走了。

    得到侍卫的传话后, 纳兰?牵着纳兰锦的手就进了房门。

    小说 纳兰锦看着皇帝身着便服坐在主位上,大概是很累了,他眼中浸润着毫不掩饰的疲惫。

    皇帝眯着眼瞧着?王牵着的那女子,青丝挽起,小说眉眼间的熟悉感让他恍惚了年代,仿若回到了他和她相遇的那个时节。

    “臣参见皇上。”纳兰?的话打断了他的念想。

    皇帝眼睛清明了些,年叹了口气,道:“平身赐座。”

    纳兰锦没行礼,皇帝也不介意,两人落座后,纳兰?开口:“皇兄,臣弟此次前来便是因为这孩子。”

    皇帝目光再次小说转向纳兰锦,她眼神清澈,不躲不避,直迎他的眼光。皇帝心下唏嘘,果真,不愧是她的孩子,和她年轻时一模一样。

    “皇兄,如若您允许,臣弟不才,想抚养她。”纳兰?开门见山道。

    皇帝眉间褶小说皱渐深,道:“为何?”

    “当年救命之恩,臣弟谨记,永不敢忘。”纳兰?语气淡淡的。

    “你要以此年相还吗?”皇帝玩味道。

    纳兰?不言语,转而道:“臣弟希望皇帝赐她封号,臣弟可以名正言顺地抚养她。”

    皇帝微笑,不再询问,道:“好,朕允十万了。等回宫后,就拟旨。那这孩子是不是在此之前应该待在朕的身边呢?”

    纳兰锦听闻此言年,手紧紧拉住了纳兰?的衣角,纳兰?握住了她冰冷的手,道:“皇兄,她在这之前一直在哪儿,您不会不知道吧?”

    皇帝瞧见他们的动作,叹了口气,道:“罢了十万。”他这是在提醒他一直对这孩子不闻不问,他也不必去触他的刺头。

    他思索片刻,对纳兰锦招了招手,纳兰?担心地瞧了一眼纳兰锦,纳兰锦却面容平静地上前,站在了他的面前长生。

    皇帝叹气,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的眉眼,纳兰锦也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目光。皇帝点了点头,语气中带了丝十万怀念,喃喃道:“像,真像!”转而又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纳兰锦。”干净的声音十分利落,不多说一个小说字。

    “锦……不错,好名字。”话到这儿,皇帝突然感到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闭上了眼睛,靠在太师椅上,摆了摆手:“退下吧。”

    纳兰锦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年正值壮年却已面露苍老的男人,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但却无所表现,只退后了几步,退到纳兰?身边。

    “臣弟告退。”纳兰?和纳兰锦出了房门,高大的身影和娇小的身影彼此相依。

    傍晚,一向清净的聆音寺有些杂乱,他们要准备素食宴来迎接皇室众人,此次前来的皇室中人必须参加,也以此年表达对聆音寺僧人的谢意。

    素食宴,即宴会食材皆为素,不带一丝荤腥。聆音寺一般用素食宴来迎接尊贵的客人年,但因素食宴也不能浪费,所以素食宴一般都是精而少。

    纳兰锦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纳兰?批阅公文,纳兰?如玉的手指和墨形成鲜明的十万对比,瞧着瞧着,纳兰锦便忍不住摸了上去,纳兰?笑了一笑,道:“调皮!”

    纳兰?虽说是谦谦君子,但却也不是常笑,他的笑几乎都给了十万面前的人了。

    “呐,阿?,你教我课业好吗?”纳兰锦小声道。

    纳兰?放下毛笔,思索了一下,道:“你刚从离宫回来,先休息几日罢,回府后教你。。”

    长生 纳兰锦小脸堆满了笑意,乖巧点头:“好!”她犹带婴儿肥的脸颊宛若上好的白瓷,冲淡了她遗传自娘亲的风情。

    纳兰?眼神凝视了一瞬,随即移开。恰好此时,云林的声音响起:“王爷,小说时辰差不多了,素食宴快要开始了。”

    纳兰?边整理公文便道:“云吟进来吧。”他话音刚落,只听一个清冷的女声应了句“是”,门便打长生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紫色衣裙的姑娘,虽然她面无表情,可圆圆的脸蛋却让人心觉和蔼可亲。她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套衣裙。

    十万纳兰?站起身,对纳兰锦温和道:“锦儿需要换一下衣服,让她帮你换吧,我在外面等你。”

    纳兰锦瞪圆了眼睛,道:小说“你帮我换不好吗?”

    纳兰?弯下腰,目光与她齐平,道:“锦儿要谨记,男女有别,这是不可以的。云吟和你同为女子,便可以。”

    纳兰锦咬了咬唇,道年:“你也不可以例外吗?”

    纳兰?点了点头。

    纳兰锦蹙了蹙秀气的眉毛,艰难地点头。

    十万 踏出房门时,纳兰?回头看了一眼,纳兰锦目光紧紧追着他,充满了不安。

    纳兰?狠心回过头,关上了房门。他知道,纳兰锦与外界隔离太年久了,不敢主动接近陌生的人,可她必须要学着接近了,否则,要是他不在了她怎么办。

    云吟表面看不出波澜,其实内心慌的一匹,纳兰十万锦如此懵懂,肯定不知道她自己已经在暗卫中是名人中的名人了。都知道主子从离宫带回来个小姑娘,对小姑娘又宠又疼,刚才我她可真是见识到了。加入云字暗卫这么久,她刚十万知道待人接物疏离客气的主子也可以用那样温柔的语气对一个人说话。

    正当云吟无从下手的时候,纳兰锦面带微笑地接过云吟手中年的衣物,道:“麻烦云吟姐姐准备衣物了,我自己来就好。”语罢,纳兰锦便走进了里间换衣物。

    云吟和当时云林一样的感触,只觉当头一棒,小主子原来十万是这样的小主子吗?主子知道吗?小主子还唤她姐姐?

    不过一会儿,纳兰锦便穿戴好了,她出来的时候,云吟眼一亮,主子挑得衣服真是顶适合小主子了。

    天十万水碧这颜色本来有些淡了,可在纳兰锦身上却变得恰到好处,既不张扬又令人惊艳。这做衣服的布匹可是天蚕丝,还是从主子库房里提出来加急做的。

    “我们出去小说吧,云吟。”纳兰锦笑笑,这一笑,云吟又觉眼前晃了晃,小主子可真美啊。

    纳兰?也换好了衣服,水色衣袍和纳兰锦的衣裙相得益彰。纳兰?本来站在台阶前,背对着房门,一听到开门的十万声音,便转过身。

    只见纳兰锦款款而来,当真是如诗如画的一幅景象,当在下最后一个台阶时,纳兰锦好巧不巧被绊倒了,精准地扑到了纳兰?的怀里。

    云吟和云林目瞪口呆,如此明显的景象,看得他们甚是尴尬,只求主子不要明说,要不然小主子脸往哪儿搁。

    还记得一次参加迎接年大漠国主的宴会,大漠国主为女儿身,那大漠国主在敬王爷酒时,倾斜过头了,也是这么扑到王爷身上,王爷当时恰好穿着斗篷,便拿斗篷掩住了自己的衣袍,淡声小说道:“还请国主自重,莫要太过刻意了。”

    直白的话语说得宴中气氛凝了一凝,还好大漠国主也不在意,依旧说说笑笑。

    而后,那斗篷他们便再也没见过了。

    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纳兰?自然地扶住纳兰锦的肩膀,道:“小心点。”而后便揽着她走了。

    剩下云吟和云林长生面面相觑,过了一会才回过神,赶紧跟上。

    果然,这对待人的态度得看那人是谁。

    他们到达宴席时,刚好遇见了雍十万王府一行人。顾铮然和顾留寸依旧拌着嘴,雍王拉紧了雍王妃的手,好笑地看着他们打闹。

    雍王妃此时抬眸,正好瞧见了半明半灭的烛火年中,那熟悉的轮廓隐隐约约显现,她的目光刹时冻结在了那娇小的身影上,这女子是……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人人干人人上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