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片 花笙记

    花笙记

    2.2分 81次评分

    分类:剧情片 大陆 2021

    主演:李明德,叶萌,于京田,王茂蕾 

    导演:刘洪悦 

    状态:完结

    更新:2021-10-15 07:38:50

    剧情介绍

    京城的夜市发展得已经很完善了,夜晚的京城比白日里还喧嚣热闹,来来往往的行人,在大街上穿梭,各色的名家小吃,罗列在街道两旁,配上夜晚特有的灯红酒绿,京城记弥漫着一股奢靡的味道。

    宋澄菲出门在外几年才回来,京城惊人的变化,让她惊喜,就像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外面的一景一物都吸引她,让她应接不暇。:“花笙我才三年没有回来,这京城变化也太大了吧?”

    “你已经出去三年了,不是才三年。”在她刚踏出京记城开始,他的思念就开始无处不在的烧灼着他的心,以前的时候,他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他从来没有想过分开的事情,真的到分开的时候,他才花笙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已经沦陷了,整颗心都沦陷在宋澄菲这里了。这三年是长是短,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三年,他日日度花笙日如年,这种感觉他此生不想在经历第二次。

    “你能不能顺着我一点,不跟我吵架,浑身不舒服是吧?”

    薄昭言半真半假的说:“那你记顺着我一点,嫁给我?怎么样?”这其中的真真假假,只有薄昭言自己才能说得清楚。

    “现在是晚上,你还在做白日梦呢?”

    他苦笑了两声,没有回答她。宋澄菲也不恼,继续欣赏窗外的风景。

    凤祥酒楼的老板听到外面迎客的小二记来报,四王爷,七王爷,宋千金来了,他又担忧又欢喜的小跑出来:“四王爷,七王爷,宋小姐,光临小店,有失远迎,还请王记爷恕罪。”

    薄昭洵一个字也没有给酒楼老板,转过头问小齐道:“几楼,哪阁?”还真是惜字如金。

    小齐:“回四王爷,鹿姑娘和小羽在二楼的第二个雅间记里。”

    得道他想要的信息,径直就往二楼走去,独留老板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拉过一个上菜的小二,悄悄问道:”二楼雅间是何花笙人?”

    几人来势汹汹,把小二也吓到了,颤颤巍巍的说:”是-----是唐家少爷唐奕和钱家小姐钱小羽,还有一个小姐,小的没有见过。”

    自己店花笙里的小二如此胆小,他如何能做大,他看着这惊慌失措发样子,就来气,呵斥他滚去后厨帮忙去。自己又赶紧跟上已经上楼的众人。

    薄昭洵推开雅间的门,房间内,酒瓶满地记,空气中弥漫着酒气,房间内有四个人,两男两女,同鹿屿溪还在喝酒的男人他知道,唐奕,不过鹿屿溪怎么会同唐奕走到一起?在喝酒的两人已经醉得迷迷糊花笙糊,门口有人来了,也浑然不觉,继续边喝边谈笑,这一幕刺痛了薄昭洵的眼睛,他加快走路的速度,唐奕的手下,一点酒也没喝,很清楚的察觉到门口的声音,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直到薄昭记洵出现在酒桌前,他才看清来的人。“四王爷,七王爷。!”

    “薄昭洵!你来接我的吗?”她现在脑子乱成浆糊了,人远些她都看不清楚,薄昭洵走进,轮廓逐渐在她的眼眸中清晰的时候记,她有种偷情被抓的感觉,不知所措。

    “嗯。”薄昭洵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原来是花笙四王爷啊?你也认识鹿姑娘吗?”鹿屿溪这么漂亮,有人认识,唐奕一点也不奇怪。

    “唐兄带本王的人来喝酒,没打听过吗?”

    听花笙到这话唐奕心里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抢了。:“四王爷此话怎讲?”

    后面的人都替唐奕捏一把汗,这两人可千万别打起记来。薄昭言适时的出来,缓和气氛。:“四哥,别吵别吵,看四嫂已经喝醉了,我们还是赶紧先带四嫂回去吧。”看向站一旁的唐奕的跟班说:“还有你,花笙赶紧给你们家少爷带回去。”

    “是,七王爷。”唐奕喝醉了,也很听话,没有像蛮横的公子哥那样,发飙不配合。他的手下很轻松就记把他哄回去了,里面就剩下鹿屿溪和钱小羽。

    鹿屿溪醉成这种样子,走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宋澄菲自告奋勇的去背鹿屿溪,被薄昭浔拒绝了。

    “不用。”

    花笙 他不带犹豫的走过去,拿下她手里的酒杯。

    “我还要喝 ,你陪我喝。”

    “不行,回家了。”

    喝醉的人最难哄花笙了,尤其是鹿屿溪这种,看着小可怜小可怜的祈求,顶着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刚刚还很有气,看到她就再也起不起来了。

    “不要,我还记要喝,你陪我喝,好不好。”

    “看清楚,本王是谁?”他一想到她可能把他当成唐逸他就莫名的来气。

    “你——你是薄昭浔,我爱的薄昭浔!”

    “什么,你在说一遍,我是谁?”

    薄昭浔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天才吗,怎么老问她,他记是谁?:“你是薄昭浔啊!”

    “带钱小羽出去外面等我。”

    众人一副了然的样子,青一肩负起背钱小羽的重任,他们出去还不忘花笙关门。薄昭浔关门时,朝里面调侃到:“四哥,你跟四嫂慢慢在下来啊,不急,不急。”

    “滚!”

    门砰的一声关上,只剩下他们记两个人在屋里,古代用的是油灯,光良泛着黄,今夜没有风,喝过酒的鹿屿溪身体在发热,她扯了扯领口,异常的诱惑。这对没有开过混的薄昭浔来说,需要极大的毅力。

    “你刚刚的话在说一遍。”记

    鹿屿溪耍起赖道:“我不说,我不说。”

    薄昭浔用力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她很软,一点力气也没有,东倒西歪的,只能依偎在薄昭浔的怀里。

    花笙 “乖,在说一遍。”

    “我说我喜欢你。”

    “你喜欢谁?看着我说。”

    “我喜欢薄昭浔。你烦不烦啊!,我想睡—花笙—”

    “唔——”

    她话还没有说完,薄昭浔就封上了她的唇,肆意的在唇上索取。在酒精的刺激下,她脑子变得更混沌,她只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是薄昭花笙浔,她喜欢的那个人。她的手环上薄昭浔的腰,开始生疏的回应他。

    第一次亲吻她得到回应,感觉完全不一样,他觉得她更甜了,他再花笙一次撬开她的牙齿,在她嘴里找她的舌头,与她唇舌相交,他现在已经化身为一头饥渴的野兽,直到吻到她喘息不断,他才放开她。

    溺宠的说:“笨蛋,下次记得换气。”要是她变成接记吻而窒息而死,传出去,他这个王爷又要被世间议论纷纷了。

    鹿屿溪被吻了以后,身体更软了,身体像化成一摊水似的,还好有薄记昭浔拖着,要不然她定会摔倒在地。

    薄昭浔打横把她抱起,她怕掉下来,手扣上他的脖子。

    她比第一次抱的时候轻了许多花笙,他很轻松的就把她抱起来了。他看她的脸,下巴尖了许多,可能是这几天让她劳累的,他更疼了。:“乖,回家了,好不好?”

    “嗯嗯,我们回家。”她很乖巧的点头,花笙回家这个词暖到了她,触到她的泪腺,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

    怀里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薄昭洵低下头看,怀里的小猫在抽泣。:“花笙怎么了?”

    “没事!”

    “如果你愿意,跟我说,我很愿意做你的听众。”

    “哇------我想我爷爷了。”

    “嗯,乖,不哭,以后本王会陪着你。乖。”<花笙/p>

    “真的吗?”她现在就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小醉鬼。

    “嗯,本王对天发誓,只有本王活着就护你一生一世。你也不许离开本王。”他从来没有对谁许过这样的承诺。花笙

    鹿屿溪很困,身体很热,缩在薄昭洵微凉的怀里,很舒服,酒意混着困意,很快她就缩在薄昭洵的怀里睡着了。薄昭洵毫无顾忌的抱着鹿屿溪从楼上下来,韩奕城一直在楼上,他在的那阁记,可以把楼下的一切一览无余,这也是他选这阁的目的,他看钱小羽被别的男人背下去的时候,他承认,他痛了,在看到,现在薄昭洵不在乎别人目光的抱鹿屿溪下楼,他承认他羡花笙慕了,为什么就他一个人情场失意?呵呵,他终是得到惩罚了,他憔悴的举起杯酒很苦他面无表情的饮下。

    “少爷,您已经喝很多了。”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配拥有爱情?”

    “小记的没有经历过男女爱情,不懂。”

    “呵呵-----是啊,你怎么会懂?呵呵-----”她也不懂我,你们谁也不懂我,谁都不懂我,唯有酒懂我。

    来的时候就乘了一辆马记车,现在他们得挤在一辆马车里回去,还好马车够大,勉强可以坐下,鹿屿溪的腿很长,在车上有些无处安放,他只能把她抱到胸花笙口上靠着,才让她好受些。马车里的人,尤其是薄昭言暧昧的看着两人,薄昭洵一个眼神也不给他。他还是兴致勃勃的看着。

    宋澄菲嫌花笙弃的看了他一眼:“你安生一点,行不?”

    “你看看人家四哥,你能不能也这样对我?”

    “我有病啊我,还有,这话不应该是我说吗?”

    他花笙等的就是她的这一句话,他快速的掰过宋澄菲的脑袋,靠到自己的胸口上,他的心跳好快,宋澄菲现在脑中全部是他的心跳声。脑中嗡嗡作响,心跳紊乱起来。她有些呼吸不过来,快速做正。红记着脸怒道:

    “你疯了?”

    目的达到了,他装傻道:“谁疯了,不是你说的吗?”

    宋澄花笙菲没发现他这么腹黑,既然掉进了他的圈套,她脸很烫,她现在根本不敢与薄昭言对视,别开目光,假装看外面。

    现在全车最亮的灯泡,毫无自觉的睡记着,还做着美梦,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外面赶车的青一开始可怜起睡着的钱小羽。哎,这该死的虐狗啊。

    鹿屿溪不舒服的动了一下记身子,嘴巴吧唧吧唧的,薄昭洵给她换了个位置,柔声道:“乖,一会就到了。”

    “咦,四哥!好肉麻啊!”薄昭言浑身战栗不停。

    “不想坐滚下去。”

    薄昭言乖乖闭上嘴,这到王府还有好几公里,他可不想被踢下马车。暗道:“见色忘义。哼。”

    猜你喜欢

    49406

    金科云影院-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