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葵花老祖

    剧情介绍

    相比于前者的紧张,霍承言表现得明显淡定了许多,“没关系,让他们弄吧,我们顺其自然就好。”

      

      助理听完这话就更加着帝★急了,“霍总,这可不像您一向的作风啊,您现在应该乘胜追击才对啊,怎么还在这慢慢悠悠的,你不着急我都替你着急帝★。”

      

      也许是助理表现得太激动了,一向不苟言笑的霍承言微微一笑,“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是什么作风,如果一直强调某一件事人是会起逆反作用的懂不懂,就像我跟你说着同一件事你帝★也会不耐烦。”

      

      见他似懂非懂的样子,霍承言皱着眉,“懂了?”

      

      “嗯嗯,懂了懂了。”霍承言一皱起眉头,助理就知道他不想说邪恶话了,连忙闭上了嘴。

      

      看着霍承言抿着薄唇在办公桌前工作,助理一脸郁闷地站在帝★门口,怎么感觉自己老板换了一个人,要是以前的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现在居然在这坐视不管。

    帝★

      

      助理摇了摇头,自己永远都赶不上他们这些资本家的想法,还是老老实实去工作吧。

      

      大概到了下午三点,霍承言才从一堆文件邪恶里抬起头来,看了眼手表,收拾东西,今天和林染说好放学要去接林晓晓和林宝宝。

      

      想到他们,好像感觉邪恶也没那么累了。他抿嘴一笑,站起身来往外走。真是每时每刻都想见到这几个小家伙呢,当然,还有那个让人心心念念的大家伙。

      

      对于霍承言来说,这大概是最高兴的一段时间,儿女双邪恶全,心爱的人也陪在身边,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

      

      见时间还早,霍承言绕了一大圈去买了林染最喜欢吃的蛋糕邪恶,等到林染工作室的时候,她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你怎么才来啊,不是说了要去接晓晓和宝宝吗?等会该迟到了?”林染系上安全带,邪恶抱怨着他。

      

      霍承言不气不恼,直接把刚拿出来的蛋糕摆在她面前,“你猜猜我去干嘛了?”

      

      看见自己喜欢的吃的,林邪恶染这才展开了笑颜,迅速地在霍承言脸上啄了一下,“承言,你最好了,知道我饿了。”

      

      说着,她就拆开了蛋糕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时不帝★时地还投喂霍承言一小口。

      

      看着她吃着蛋糕满足的样子,霍承言也在旁边微微地笑着,好像是自己吃到了喜欢的东西。

      

      原来喜欢一个人的帝★感觉就是那个人开心,你也会跟着开心。她的幸福就是你最大的幸福。霍承言默默地想。

      

      霍承言和林染手牵手一起走进学校里,貌似他们是这里最年轻的父母了,而帝★且男的长得帅女的长得好看,简直就是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看着不断对自己频频回头的那些孩子父母,林染不禁笑了笑,没想到之前没成为大街帝★上最靓的崽,现在有了孩子还赚取了这么多的目光。

      

      大概是自己身边的男人太耀眼了吧,她默默地想,然后心里满满的甜蜜,搂着霍承言的胳膊更紧了帝★一些。

      

      还没到教室,远远的就看到两个圆滚滚的小家伙,林染高兴地喊了一句,“晓晓,宝宝,妈妈在这。”

      

      喊完以后,两个小孩邪恶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林染突然想到网上说的养了狗子之后才知道狗子朝你奔来的喜悦,她扑哧一笑,养了孩子以后也会知道孩子向你奔来时的喜邪恶悦。

      

      晓晓永远是最会撒娇的那个,一下子就跑到林染的怀里,而林宝宝总是在旁边看着。

    <帝★p>  

      “妈妈,你怎么才来接我啊,我们早就放学了。”林晓晓奶声奶气的声音惹人怜爱。

      

      “那妈妈下次来的早一点好吗?”林染亲了亲她的脸颊。

      

      结束和林晓晓的互动以后,林染才注意到迎面走来的还有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定睛一看,旁边还有她的爸爸。

      

    帝★

      “爸爸妈妈,这就是我们之前跟你说的交的那个朋友,她跟我们的姓是一样的,叫林可。”林宝宝在一旁热情的介绍着。

      

      邪恶叫林可的小姑娘虽然有些害羞,但还是有礼貌,“叔叔阿姨好,我叫林可,是林晓晓和林宝宝的好朋友,这是我的爸爸。”

      

      霍承邪恶言与林先生对视一笑,林先生先开口,“没想到我跟霍总这么有缘,在这里都遇到,两个孩子居然也成了好朋友。只是不知道霍总这么年轻孩子也这么大了。”

      <邪恶/p>

      霍承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们真的有缘,下次带着孩子来家里玩。”

      

      虽然不认识是谁,但林染隐邪恶约能猜到是生意场上的朋友,也始终带着笑容。

      

      霍承言能看出来面前林先生脸上的诧异,不免低头笑了笑,大概这会让人觉得这邪恶场偶遇是设计好的吧。霍承言并不在意,这么巧的事情要是他也会这样觉得。

      

      三个孩子在一起总是有很邪恶多话题要聊,林晓晓对着林染说,“妈妈,我们还想和林可再玩一会儿,可以吗?”

      

      本来想着天要黑了就快邪恶点回家,但看到两个孩子渴望的眼神,林染不好拒绝,热情的看着林先生,“要不林先生带着孩子去我们家吧,刚好我们也在一起聊聊天。”

      

     邪恶 林染看了霍承言一眼,看看他是否同意。霍承言似乎对这个请求很满意,朝她笑着点点头。

      

      林先生本来想拒绝,毕竟现在是个特殊时期,他觉得霍承言会趁机让自帝★己加入公司,他觉得很有压力,并不想一直被催促着。

      

      其实林先生一直想的是顺其自然,对于好的公司来说应该是沉得住气,所以他并不着急,但是一味地劝说让他觉得很反感。<帝★/p>

      

      前段时间夜尘安的公司三番两次的找他,他并不觉得很高兴,不到万不得已才去赴约。

      

      拒绝的话都到了嘴边,但林先生看到林可看着自己乞邪恶求的小眼神,心里一下就软了。

      

      因为妈妈去世的早,林可一直都很听话懂事,加上某些身体原因,林可一直都很少有朋友。但就在前几天,她回家高兴的告诉自己有一对双胞胎兄妹成邪恶了自己的好朋友。

      

      林先生也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高兴,谁不想拥有自己的好朋友呢,林可缺失了一段母爱,迟到的友谊也许能让她开心一点。

      <邪恶/p>

      林先生点点头,毕恭毕敬地对着霍承言夫妇说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见到可邪恶以一起玩,三个孩子高兴的又蹦又跳,林先生看着林可的样子,眼角不免有点湿润。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林可这么高兴的样子。

      

      来到了霍承言家,林染看见他帝★四处张望的样子,赶紧招呼道,“林先生,快进来坐啊,因为都不在家,家里比较乱,你可千万不要嫌弃啊。”

      帝★

      林先生笑笑,“你太客气了。是我们太麻烦了。”

      

      林染给他倒了杯茶然后站在霍承言的旁边,“没有,我们也很高兴晓晓和宝宝可以邪恶交到林可这样的好朋友,今天就在这里吃饭吧。”

      

      林先生刚摆了摆手,霍承言就说道,“留下来吃饭吧,刚好我有一点事要跟你说邪恶。”

      

      林先生心里咯噔一下,再想拒绝也不好意思了。

      

      邪恶但是自己最害怕的事情来了,霍承言肯定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看来他要跟自己讲的事情就是关于进公司的吧。

      

      林先生勉强地笑了笑,“那我就恭敬不如邪恶从命了。”

      

      几个孩子跑到房间里去玩了,林染也在厨房忙碌起来,留下林先生和霍承言在客厅里。

      

      看着林先生拘谨的样子,霍承帝★言微微一笑并没有戳穿,淡淡地说,“上次和林先生聊得很开心,所以这一次终于有机会再和您坐在一起聊天了。”

      

    <帝★p>  林先生深吸一口气,“霍总说的有事和我说是什么事呢?”

      

      霍承言笑了笑,“林先生,你不要紧张,虽然我很想你到我们公司来,但是我不会逼迫你的,我们邪恶能认识也是一种缘分。而且我更不喜欢在私人时间聊公事,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劝说你到我们公司的。”

      

    帝★

      林先生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很不理解地问道,“自古商人重利轻别离,霍先生好像并没有。”

      

      霍承言被他的话逗笑了,“难道你喜欢一天到晚公事缠身,然后紧张兮兮的邪恶嘛,人都喜欢轻松的氛围。而且在家里,我更喜欢跟老婆孩子在一起,这样生活才有意思嘛。”

      

      霍承言略带搞笑的语句显然让气氛很快就帝★热了起来,林先生看上去也没那么拘束了。

      

      房间里几个孩子的声音传来,让三个大人也不约而同地露出了笑容,帝★林先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在我的印象里,林可已经很长时间没这样开心过了。”

      

      林先邪恶生好像陷入了忧伤之中,“孩子妈妈去世以后,我就一直萎靡不振,而且带着林可到处看病,她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我知道她很痛苦。”

      

      “世界上哪有孩子不想自己的帝★妈妈,可是她从来没跟我说过,有时候懂事的让我心疼。我也知道她很孤单,可是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帝★

      

      林先生的表情微微苦涩,“我是不是一个很没用的父亲。”

      

      同样作为父亲,霍承言突然想到在孩子之前的那几年,自己都邪恶没能陪在他们的身边,他们高兴了,难过了,受人欺负了,自己通通都不知道,这大概也是一个作为父亲的无奈吧。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葵花老祖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