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介绍

    昨天晚上,魏然又是一次很晚才出公回家。

    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下去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空让他觉得心中有些害怕娜桐,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慌张,让他不由自主的加速了脚下的步伐。

    因为脑海之中还想着演戏方面的事情,他很长时间的处于一种精神紧绷的状态之中。

    <亚丝p>还处于那场戏之中,没有办法回过神来。

    要想演的一个好戏,那就把你自己这个人代替了这个娜桐角色里面才能把这个人的思想以及一个小动作都给凸显出来的淋漓尽致,哪怕是一个小动作,一个小表情,都可以演得非常的逼真,把人物的性格,人物想要表达的意思都可以凸显出来。

    亚丝

    所以每一场戏呢,对于魏然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也是一个证明自己的一个机会吧。

    他一直以人h来都觉得既然导演找到了自己,那么他就应该负起这个责任来,应该正确的对待好每一场戏。

    让导演心服口服,让那些人看不起自己的娜桐人,同样也心服口服,这才是他想要的效果。

    想着想着他就迷迷糊糊的又走到那一条路上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猛然的一激动,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人h经历了上一次的绑架之后,他对这个地方已经产生了不小的阴影了,很害怕会有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唔……”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就已经摇摇晃晃脚下的步伐,很是危险亚丝的那一刻,魏然瞬间感觉有人拿着一个白色的抹布,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巴,强迫着他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来,一个有力的亚丝肩膀固定在他的肩膀上。瞬间就让她动弹不得了。

    没过多久魏然就直接昏倒了过去,因为她在闻到抹布上传来的那个气味的时候,眼睛一闭瞬间就晕了过去,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小娜桐巷子的时候,自己的心跳都不由自主的加速,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样,原来如此。

    再一次醒来娜桐的时候,已经是第2天的晚上了。

    看着依然是熟悉黑洞洞的一切的时候,魏然讽刺的笑了笑,眼神之娜桐中带着坚定,却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他现在这一刻有多么的慌张。

    门在这个时候从外面直接打开了,魏然的心一人h下子提到了嗓子眼里,紧紧地盯着前方的一切,哪怕一个小老鼠都不允许放过。

    “你醒啦?没想到你还挺能睡的嘛,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整整睡了一天,一天的时间,应该是平常工作太忙,娜桐都没有休息好吧,还真是委屈了你,不过你放心,在我们这里你可以有充足的睡眠,因为你每天除了睡觉也只有睁着眼睛在那里瞎等了哈哈哈!”

    男人那特别猖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闯入魏然的脑海之中,魏然皱娜桐了皱眉头。

    同样也不甘示弱,他从来就不是一个遇到困难就直接退缩的人。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还能不能有一点新鲜的玩意儿了?怎么又是同一个地方熟悉的场景,还有怎么又会是娜桐你,你这个人不是直接被我打过一次吗?难道还想再一次尝一尝,为我打个滋味吗?我当然不介意……”

    魏然讽刺的说出,却听到对方下面说出来的这一番话的时候,差一点心脏病都要气出来亚丝了。

    “哈哈哈哈,你瞧你这话说的,让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害怕,虽然是同样的场景,熟悉的一切,娜桐就连我们这些人都没有换过,那么你还不是再一次中进了吗?不要把自己搞得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

    魏然瞬间感觉头顶几只乌鸦快速的飞过,好像就跟对人h方说的这样一样,明明是熟悉的一切,他心里面只是有些防备而已,有点怀疑却不知道事实的真正情况和他想象的根本没什么区别。

    “这位大哥,我跟你们不同的娜桐,你能不能就这样放过我啊,这天底下这么多人你抓谁都跟我没有关系,但请你不要一直抓着我不放好不好?虽然娜桐我知道我身上的利润价值根本就不高,我们也只是一时间的对我产生了一些兴趣而已……”

    魏然的眼珠子快速的转了转,上一秒还特别高高在上的模样,下一秒就变成了舔狗,他知道在关亚丝键的时候还是要摆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来的,毕竟在在关键的那一刻,他必须要不得不低头呀。

    “啧啧啧,你瞧瞧,真的是说出来娜桐的话,都让我觉得搞笑!”

    “你觉得你现在跟我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处吗?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把你带到这个地方的人根本就不是我,我人h只不过是听从了上级的命令而已,如果你说你到底哪里得罪我们了,你最好还是问一问你自己,为什么这么的吸引人的注目,我们也是拿钱办事而已,你就不要再亚丝闹下去了!”

    果然,女人就是这种麻烦的动物,他把自己手上的那一碗还没有吃完的泡面递到了魏然的面前,好像是在喂着什么哈巴狗一样。

    准确来说应该是在可怜那些讨饭的乞丐。

    魏然看他递过来的那一碗饭的时候,眉头一皱脸色很不好看,这不是把自己当成了那种要饭的叫花子,没什么区别了吗?他就算是再怎么卑微也不会卑微成现在这一副模样的,从他的眼中他感受到了那种深深的看不娜桐起,所以觉得很不是滋味。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我就算是再怎么饥饿也不可能落魄成现在这一副模样吧,居然吃你没有吃完的那些饭人h菜,我想想都觉得很恶心!”魏然讽刺的说道,并且狠狠的把他递过来的那一碗饭推倒在地,那汤和面洒落一地,咽了咽口水,确实人家看到这一人h碗面的时候,他心里面有了一些不该想的想法,他居然对着这些面产生了一些不该拥有的想法?!

    这是坚决不能存在的东西!

    魏然想都没有想就打消了娜桐脑海之中的念头,在这些人的面前,他绝对是不可以摆出一副低三下四穷人的模样的,因为他愧对不了自己心中的良心。

    “你这个女人不要不识好歹,我们给你吃东西就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了,你居然娜桐还给我们摆出一副脸色出来,你放心,这绝对是这一个星期以来给你的第1顿饭!我们这里可没有那么多粮食来款待你娜桐,给你这一点来说就已经是非常对的过去了!”

    男人狠狠的放下这句话,就直接离开了这里,走之前还不忘记把门给关的严严实实的。

    为了确保一下自己在这里,可不可以顺利的亚丝出去,魏然还特意地环顾着周围的景象,希望可以找到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地方,看了老半天都没发现,最后他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这里跟小说里面写的剧情完全是不一样的。

    像那些偶像剧主角被绑架的时候,那些房子里面都是会有一个很大的窗户的,可是现实的真正情况永远都和亚丝他所想象的简直是天壤地别的差距。

    毕竟有时候小说的剧情永远都是幻想出来的,而现实永远都是现实,她早晚有一天是要面对

    的。

    房间里面还正在漂浮着那一亚丝碗泡面的香气,魏然的鼻子微微的动了动,却是在饥饿的时候吃什么都是香的,看到那一碗泡面居然被自己直接打勾在地,他彻底的绝望了起来,这些东西刚刚为什么脑子一抽就人h直接给打落在地了呢?就算是嘴巴再怎么的强硬,也不能跟自己的肚子过意不去吧。

    可是现在在说什么都是为时过晚了,毕竟眼前的这一幕确实已经发生了,他已经亚丝没有办法更改这一切了,他真的想拿出一个棍子狠狠的敲打在自己的头上,狠狠的质问自己一下,刚刚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娜桐的。

    他这个样子难道不是等于灭了自己的后路吗?还听到那个男人在那里说,他未来的一个星期只能吃这一碗饭,想到这里他更加的绝望了,自己好像在别人的屋檐之下不得不亚丝低头。

    想起昔日,他可是高高在上的,一个闪亮的,可带发掘的明星呀,在微博里还积累了一定的粉丝量,想着那些粉丝他们一定在等着自己发自拍吧。

    “如今我还没有好好的哄起来呢,就要人h经受这些悲惨的一面,我到底是图了些什么呀?老天爷,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了?我只是想踏踏实实的过着我喜欢的生活……”

    酷爱表演的魏然一直都人h有一个有一天可以得到奥斯卡影帝的梦想。

    但他也知道这个梦想有点太过于遥远了,在娱乐圈里面,足足混了有20多年的一些老艺人都没有得到这个奖杯有些事情根本是不切实际亚丝的,就好像他此时此刻也梦想着会有那么一天的发生,只要他心里面足够的有这个梦想,足够的去努力,那么什么都可能会发生的。

    就这样魏然在这里,慢慢的睡过去了。

    <人hp>“快点睡觉吧,快点睡觉……这样睡过去了,那么那些任何的痛苦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魏然在心里面一点一点的安慰着自己,给自己不断的做着自我的催眠,果然他就睡过去了人h。

    可能本身就比较劳累吧,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居然还可以睡得过去,这个人估计也就只有自己了吧,既来之者安之,他倒是想人h要看一看这些人想要拿自己怎么样,如果猜的没有错的话,贝依依应该是想要把自己来威胁勒少川。

    有小孩子的手法,也估计只有他可以做得出来了吧。

    有一种非常无语娜桐的,撇了撇嘴,我想和这些人同流合污。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jjcao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