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幼年记事簿

    剧情介绍

    龙昭华无奈,“你可得答应我,一定要小心,若是遇上了什么危险,立刻回来。”

    “我该走了。”林云染从龙昭华的府邸出来,向着江南茶庄而去。<网鸟/p>

    她按着阿阮说的,买了一份茉莉花,两份龙井,三份铁观音,店里的伙计将她请到了后堂。

    林云染才进去,就感觉到了一双冰冷的眸子。网鸟

    她转过头,神情自若地对上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带着大量的意味,犀利异常,一般人根本就无法招架。

    “你就是烟雨重楼的人?”林云染不一样,她不但能自如应对,甚至还能主动开口。

    “你网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烟雨重楼的秘密?”那人说着话,一步步靠近。

    林云染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却也没有后退,依旧平静地看着他,“既然我网鸟知道烟雨重楼的秘密,自然就是和烟雨重楼有关了,不然我怎么会知道呢?”

    那人笑了,“这可不一定。有些人不遵守烟雨重楼的规矩,离开之后随意将自己的经历说给别人听。说不定你是网鸟一个不小心听到的人呢?”

    林云染撇了撇嘴,颇有几分失望的说道:“你当真不认识我?我还以为我在网鸟京城有几分出名呢。”

    那人再次冷笑了一声。

    “我是……你可认识阿阮?”林云染将即将说出口的名字吞了回去,试探着问道。

    那人的神情一下就变了,“你到底网鸟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需要你将阿阮放在你那里的东西交给我就行了。”林云染笑着说道。

    那笑意里,都是挑衅。

    “你当真以为,你能威胁到我?你网鸟根本就不会武功,还敢一个人来这里,还真是勇气可嘉。”那人冷笑一声,抬手掐住了林云染的脖子。

    可就在他动手的那一瞬,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一痛。

    他没有收手,而是低头网鸟看了一眼。

    手腕上有一根银针。

    “看来,是我小看你了。。”那人将银针拔下来,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手又痛又麻。

    “忘了提醒你,这银针不能随便拔,弄不好网鸟可是会变成废人的。”林云染也知道,这银针的效用对一个高手来说持续不了太长时间。

    但多少能唬住他。

    网鸟

    只要唬住他了,一切就都好办了。

    “影迟,不是有客,怎么还未带进来?”地下突然传出来的声网鸟音,让林云染差点没反应过来。

    她先前一直都在想,这烟雨重楼要真是在京城之中,怎么还能做到那般神秘。

    原来,是因为他们,在地底下。

    “来的并不是客人。”影迟使劲揉捏着自己那只失去知觉的手,回了一句。

    林云染不由得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网鸟当真要杀了我。告诉他我是来找麻烦的,不就能解决我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影迟迫切地想要知道她的身份。<网鸟/p>

    他在烟雨重楼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一个人戏耍到这个地步。

    而这个人,还和阿阮有关。

    “林云染。”三个字说得分网鸟外平淡,眼前的人却吃了一惊。

    “你是林云染?”影迟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遇见林云染。

    “你和阿阮,怎么会认识?”影迟没有回应她网鸟的调侃,而是想知道她和阿阮之间的恩怨。

    好衡量一下阿阮现在的处境。

    “她差点死在了柔妃手上,被我救了,就是那么简单。”林云染当然不会说,网鸟阿阮差一点就死在了她手上。

    反正影迟这会儿也见不着阿阮,这一切自然就是她说了算。

    想怎么颠倒黑白,就怎么颠倒黑白。

    “我早就提醒过她。”影迟冷笑一网鸟声。

    “你的事,我听说了不少。”影迟发现自己的手恢复了知觉,脸色顿时好了不少。

    “我也算是见识到了你的厉害。阿阮在你手上,如果我不将那些东西给你,你是不是会杀了她?”影迟问网鸟道。

    “她说,一旦她死了,你就会将那些东西公之于众,这话可是真的?”林云染没有证明他的话。

    “当然是真的了。但前提是,她死在柔妃的手上。”影迟冷声回答。

    “她确网鸟实差点死在柔妃手上的消息。是我留了她的命。”

    影迟垂眸半晌,才接着说道:“想要我将那些东西交出来,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让我见她一面。”

    “不如这网鸟样,那些证据,你不用一下全部给我,只需要给我一半,待到我验证那些证据的真伪之后,我就带你去见她。到时候不管她是不是愿意和你走,剩下的东西,你都得给我。”

    “不愧是网鸟商人,可真是不肯吃亏。我答应你就是了。”影迟竟然答应了。

    看来阿阮的安危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

    网鸟

    “你可知道烟雨重楼是什么地方?你没有受到邀请,擅自闯入,我可以立刻杀了你。”影迟被她说得急了,面容都狰狞起来。

    林云染却是一点都不怕,“若是你杀了我,你违背烟雨重楼的规矩网鸟的事情也会宣传出去,你们对待叛徒的处罚应该不轻吧?”

    影迟死死咬着牙,半晌没有说话。

    “如果你肯将我要的东西给我,我就能当作什么都不知网鸟道,甚至能放了阿阮,让她毫发无损地到你身边。”威胁之后,当然要给一点甜头才行。

    “证据,我会先给你一半。待到你让我见阿阮之后,再给你另一半。”

    影迟没有再说,转身离开了。

    林云染以为他会往地下去,但他却走向了后院。

    那么重要的东西,竟然没有藏在隐秘的地方,而只是随便在后院找了个房间网鸟藏起来?

    不过,这里是烟雨重楼的地盘,一般人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放在什么地方都会是安全的吧?

    过了许久,影迟都没有回网鸟来,反而是脚底下有了动静。

    林云染一下警惕起来,往茶庄大堂去了两步。

    只要掀开帘子,她就能离开这里了。

    但这一离开,还能不能回来,很难说。

    约摸一炷香时网鸟间过去,影迟才回来。

    手里拿着一个小木盒。

    “这是我答应给你的,一半的证据。剩下的,待我见到阿阮,会给你。”影网鸟迟将木盒递过来。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幼年记事簿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