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一炮到天亮

    剧情介绍

    风藤方才吃了大亏,眼下自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脸色止不住的发灰:“这黄妖都从你的魂儿上拽出来了, 你还敢说冤枉。”

    那黄妖被蒲牢施法牢牢困在地上,听见风藤唤他为妖,顿时龇牙咧嘴满脸凶相,凌?o被苁蓉直接踹了一脚。

    赵氏于是哭哭啼啼,讲事情的缘由细述了一遍。

    这赵氏生于穷苦南山人家,长到八九岁时,因为家里姊妹多,父亲又生了病,母亲便以三两银子为价将她卖给了万家为婢。

    因为她手脚麻利,长得又清秀,渐渐地被安置到万凌?o老爷房中,专管端茶倒水的事,那万老爷年逾半百,却仍是贪钱好色,隔三差五就要纳妾,这赵氏年纪渐长,姿色也出落得越发好,每日在万老爷跟前晃,自然是免不了被纳入房中的。

    可是这万老爷贪南山恋美色,喜新厌旧的也快,没个把月就将她丢到脑后了,原本她也是认命的,反正被丢弃的小妾姨娘一大堆,大家不都过来了吗。

    直到那一日,万府里突然来了一帮道士。

    府中来人原本与内南山眷无关,她也并不关心,可突然有小厮来传,说是老爷的意思,让府中所有的女眷都去见客,包括她们这些妾室。

    <南山p>这便很是奇怪。

    内眷,连见了本家男子都要避讳三分,怎么还让去见外人?但因为是老爷的意思,所以没有人敢违背。

    于是,合府的女眷都在园中站了,本凌?o家的男人们也都在廊檐下齐齐站了,那万老爷就坐在最中间的太师椅上,同那道士凑耳说话。

    府中的小厮清点完凌?o人数,便上前打千回禀,万老爷神色一阵紧张,向那道士比了个请的姿势。

    那道士拂尘一扫,下到园中,凌?o将每一位女眷都从头到脚看得极为仔细,女眷们不知所以,个个满脸通红,低头垂首不敢直视。

    也不知那道士究竟要做什么,只是一排一排的查看,原本的好南山脸色却渐渐挂不住了,眉头越皱越紧,不悦之意溢于言表。

    万老爷就更为紧张了,满脸焦急不住擦汗。

    待到她跟前时,那道士顿时眼前一亮,将她来来回回打量了凌?o一番,拂尘一扫,回身对万老爷点了点头。

    万家老爷的神色顿时激动起来,涨的脸色绯红,也急步走到她的面前,大手一挥,遣散了众人。

    在这之后,她便被软禁在了偏园中南山,万老爷足足派了三十几个小厮,将偏园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在那天晚上快三更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在偏园南山响起。

    那夜月圆,照的屋里亮堂堂的,她静静躺在床上,却始终不能入眠。

    连日来凌?o她被看管得紧,不得出门半步,虽是好吃好喝好伺候,但这本不该是她一个失宠的小妾所该有的待遇。

    直觉告诉她,这是不祥的征兆。

    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一凌?o阵脚步声响起,声音杂乱而又急促,光听就能听出来,来者绝非一人,且气势汹汹。

    深更半夜,怎么会有人到这偏园来?

    不及细想,便有人闯了进来,为首的正是那位手拿拂凌?o尘的道士,他的身后还跟着满眼精光的万家老爷。

    半夜三更,闯进别人的妾室房中,这于情于理都不合。

    她受惊不小,慌张起身,却见那道士一招南山手,立刻就有两个人上前来将她结结实实捆了,速度太快,她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嘴里就被塞上了麻布,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

    那一瞬间,她凌?o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家老爷,期望着他能救一救自己,可他反而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她就这样被人抗走,一路凌?o扛到了后院的祠堂。

    祠堂中竟然放着一口楠木棺材,棺口大开,里面空空如也。

    府中近日并无丧事,很显然,这棺材是为她准备的。

    凌?o万没有想到自家老爷竟然会要自己的命,她顿时剧烈的挣扎起来,可她被捆的严实又塞着嘴,即便是拼了命也只能发出低微的呜咽。

    很快她就扔到了那棺材里。<南山/p>

    她家老爷无情,只是站在远处龇着牙露笑,她看见他不住的擦汗,但这却并不是害怕或不忍,而是期待,期待着她的死亡。

    活人被塞进了棺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恐惧开始无休止凌?o的蔓延,可她却又深知自己逃不掉了。

    挣扎中,忽然看见棺材上立着一只通体纯白的黄鼠狼。

    那黄鼠狼正直勾勾的盯着她,两只眼睛发着绿油油的光。她被那一双碧绿的眼睛吓破了胆,只能呜呜咽凌?o咽的哭泣。

    须臾,那黄鼠狼一闪便消失无踪。

    她听见那道士道:“仙家很满意,封馆。”

    就这样,她被活活封在密闭的棺材里南山,在经历了很短时间的绝望后,闭气而死。

    万家严密封锁了消息,几天后就对外宣称她是染病猝死,还打发了她父母几十两银子,自此,便再也没有人提起过她了。

    凌?o风藤在一旁插话:“那万老爷为何要将你钉死在棺材中?”

    赵氏的怨灵忆起自己的死,越发的愤恨:“因为那道士告诉他,只要信奉黄仙,就可以保他万家升官发财子孙昌荣。办法就是要找一个命中南山带阴的女子,封死棺中,将活人当做死人进奉给黄仙,而他家合府上下,只有我一个人的生辰八字中是带阴的。”

    她越说哭得就越凄惨,如拉破弦一般,风藤和苁凌?o蓉不约而同的皱眉揉耳。

    “我只问你,这青城山上惨死的小妖,可是你与这黄妖所为?”

    蒲牢揽着艾叶凌?o,不自觉说话已带了森寒的杀气。

    “是。”赵氏伏地惶恐,抖得筛子一般。

    “那些小妖的内丹,可也是你们夺走的。南山”

    赵氏伏的更低了:“是。“又立刻为自己辩解:”可我也是被它控制,身不由己啊。”

    蒲牢不予理会,只道:“你既已身死,便该魂归地府,一切错罚,皆有司命定夺,你且凌?o去吧。”

    言罢挥袖,送这怨灵到阴曹地府去了。

    那黄妖眼见赵氏的怨灵消失,恨之欲狂,如狂犬一般,伏南山地咆哮,怒视蒲牢,却被风藤毫不客气踹了一脚,于是更加暴躁,纯白的体毛根根直立,在如墨的夜色中,显得越发清亮,也格外诡谲南山。

    “好凶哦。”艾叶躲在蒲牢身后,软软糯糯道。

    却被蒲牢在身后突然轻攥了她的手,忍不住又低头抿嘴直笑。

    蒲牢面向那黄妖,脸色倒坦然,平静道:凌?o“你既然已经害人性命掳人魂魄,为何还不知足?你可知道抢夺内丹残杀同道,是不可能得道成仙的。”

    那黄妖狞声发笑,满脸的不屑:“谁要得道成仙,四公子,你生下来就有仙骨,大概不知道,南山我们这些低等生物,要想多活两年有多艰难,我只要可以不死不灭就够了,修仙,呵呵,见它娘的鬼去吧。”

    凌?o

    这黄妖言语猖狂,蒲牢却不恼不怒。

    他神色如常,听了这话竟点了点头,而后才道:“便是想要不死不灭,南山也不该枉杀无辜。”

    黄妖“呸”的一声,破口大骂:“道貌岸然。当初我内丹被抢的时候,你怎么不把这些话说给它们听,说我枉杀无辜。我一心一意修行,半点恶念都不敢有的时候,怎么也不见我有什凌?o么好下场。那些体大力足的狂物们,还不是想拿走我的内丹就拿走我的内丹,想踩断我的腿就踩断我的腿。”

    顺着黄妖手指的位置看,果然见它腿骨曲折,显凌?o然是断了的。

    炼命炼心,历经数劫,才能凝聚一丹,一生的修为也尽在其中,个中艰辛实在不足以外人道也。

    这黄妖如此惜命,又狂妄极端凌?o,被人夺丹断腿,这么大的折辱,怎能忍受得了?

    那黄妖还道:“它们可以欺凌弱小,为什么我就不能弄死它们,我处心积虑附在那赵氏凌?o的魂魄上,就是不想再受人欺凌。”

    听到这里,艾叶忍不住抬头去看苁蓉,却见他目色一凝,旋即恢复如常,顿时心头一揪。

    “我的内丹没了,可我不想死啊,没办法,我只凌?o能想办法改变自己的命数了。既然它们抢我的内丹,那我就去抢它们的,很公平啊。”黄妖振振有词,仿佛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天经地义。

    显然,那赵氏的坟南山墓被迁到青城山上,毫无疑问是这黄妖的主意了,他一心一意要回到青城山上,以报断腿夺丹之仇。

    蒲牢听了却也只是摇头:“何苦来哉?”

    “苦?怎么凌?o会苦,四公子,既然天意要辱我,那我又何必去敬那天。弱肉强食本来就是亘古不变的定律。夺人内丹又如何,虐杀同族又如何,那是我凭本事办到的。谁说修行必须要受苦受难,我偏凌?o不。我就是要强取豪夺,挥手间便可以突飞猛进,乃至超脱生死的束缚,岂不痛快。”

    那黄妖说完便放声大笑,笑声朗朗直南山冲天际。

    ——狂妄。

    艾叶觉得,这真是狂妄到了极点,也凶残到了极点。

    蒲牢轻叹一声,道:“自作孽不可活,你既不知悔改,我便留你不得。”

    言罢挥出一道南山火焰,将那黄妖罩了个严严实实,顿时一股焦臭之味扑鼻,那黄妖必定疼痛难忍,却半声也不肯叫出,只是死咬着牙,一双眼睛绿的鲜艳明亮,直勾勾盯着蒲牢。

    然南山而不消片刻,那黄妖就变成了火中的一抨黑土,被风一吹,带着自己的一身傲骨,四面飞散了。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一炮到天亮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