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久久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

    剧情介绍

    月光下一把锋利的钢刀插进罗今的背部,殷红的鲜血不住的向外流淌,罗今侧过脑袋,映入他眼帘的是那个在不久前被他打到的女人。此时此刻那女人正站在床尾,她是身体扭曲,双眼睁得大大的笔顺,而她的嘴正以一种相当诡异的方式大张着,她看着罗今漏出诡异的一笑。也就是在这一笑后,那女人的目光就离章的开了瘫软在床上的罗京,转而望向一旁的聂澄澄。

    聂澄澄抱着孩子看着眼前那可怕的女人,此时此刻她有一种想要疯狂叫喊的冲动,但每每听到怀里宝宝的哭泣声,和那小身体的摆动,就让聂澄澄章的知道自己是一个母亲,如果现在再次失控的话那怀里的孩子就将没有未来。看着怀里的宝宝,感受着那小小的生命火焰,聂澄澄轻轻笔顺的点了点头,她决心要反抗,坐以待毙不是她的作风。想到这里聂澄澄瘫软的身体突然有了一股子力气,她睁大了眼睛与那女人对峙着,随着女人笔顺一点点的靠近她也一点点的朝着女人相反的那一头缓缓的挪动着身子。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他吗?”就在笔顺这时那疯狂的女人突然开口问到,那声音粗狂得有些像男人的。

    “谁?你说的是谁?”现在聂澄澄就像一只受了章的惊蚱蜢,随时都有可能-被吓得四处逃窜,但被着女人突然的一问倒是让她那惊慌失措的内心冷静了几分。聂澄澄看了看趴在床上,流淌着鲜血的罗今,又看笔顺了看那疯狂的女人,“不是因为他阻止了你吗?”

    “阻止我?”女人先是一愣,而后便是几声阴森森的笑,“呵呵呵,看来你还不清楚现在的状况啊女士。”

    “现在的状况。”聂澄澄被女人笑蒙章的了,难道她说的那个人并不是罗今?下一刻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聂澄澄的脑海中。“不,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聂澄澄惊叫到,他抱着孩子的力道不自觉的又大了几分章的。“哇~”怀里的孩子哭得更加的凄惨了,四肢不住的捶打在聂澄澄的身上,聂澄澄赶忙减弱了力道,但是一种绝望的气息正在逐渐的将她包裹。“不,绝对不可能。”聂澄澄不在惊叫,但嘴里依旧喃喃的说着。

    “别逃避了,你知道的,不然为什么他没有出现在你身边呢?”女人阴笑着爬上了聂澄澄的床,她缓缓的靠近聂澄澄,当经过罗今时,就好像那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一样的踩了过去笔顺。“对吧!”

    等聂澄澄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女人已然越过了罗今的身体,她与聂澄澄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间。聂澄澄见状,心里一晃,赶忙向后退去,但此时她以至床沿,再退便已无路。章的只是现在的聂澄澄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处境,她不断的向后退去,终脚下一个落空,她跌下了床。看到聂澄澄从床上掉了下去,那女人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笔顺的笑声,“哈哈哈,就你这样的,还和我抢男人,哈哈哈!”等那笑声结束后,女人快速的爬到床沿,向下一看,那里空无一物,根被没有聂章的澄澄和孩子的踪影。“小猫咪,你是要和我玩捉迷藏吗?”女子狞笑道,然后旋转这脑袋环顾四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把凳子从她的后方重重的砸在了女子的后脑勺上,‘碰’的一声,那恐怖的女人笔顺就被打到了床底下。

    一注鲜血划过女人的脸颊,她扭动自己僵直的脖子,发出‘咔呲咔呲’的声音。女人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给了她这一下,等那看到床上的人时,她发现那用凳子打她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不久章的前抱着孩子跌落床下的聂澄澄。

    原来啊就在聂澄澄跌落床下后,她就快说的转进了床底,在听见女人那恐怖的笑笔顺声停止后,她从床的另一边钻了出来。在确定女人没有发现自己后,她轻轻的将孩子放下,然后随手抄起了梳妆台前的凳子照着女人的脑袋就是一下。聂澄澄站在床上,怒目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果她之前说的章的都是真话,那么现在聂澄澄那个温馨的小家已然被眼前这个人彻底的摧毁了。此时此刻的聂澄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一股股凶煞之气从她的身体里蔓延出来。

    “笔顺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聂澄澄一字一句的问到,那声音冰冷得就好像来至南极的冰层。

    “为什么?”女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翻转过来,她仰头看着聂澄澄。“到笔顺底是为什么呢?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你就是一个疯子!”聂澄澄说道。

    “对,我就是一个疯子,在她从二十层的高楼上跳下去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章的,啊?哈哈哈哈哈。”那女人仍旧笑得诡异,并且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像一个男人。

    “疯子,疯子!”看到眼前女人那疯狂的笑脸,聂澄澄不禁打叫道,她的人生居然被这么一个疯子给毁了,章的绝对不能原谅她,一定要杀了她。杀人的念头是恐怖的,在现代教育之下,在一个普通人的意识中,生命的可贵是根深蒂固的存在。一旦脑海中出现了杀人的念头,那就是一种执念,它会催动人做出一些平时根章的本不敢去做的事情。

    聂澄澄手里拿着那沾着血迹的凳子跳下了床,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她缓缓的将凳子举笔顺过了头顶。也就是在这时,天空中飘过一大片黑云,黑云将月亮彻底的吞没,本来就只能靠着微弱月光辨别方向的聂澄澄,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她根本看不见女人在什么地方,只能凭借着记忆朝着女人之前的章的位置将凳子狠狠的砸下,“啪”的一声,凳子砸中了地面,那女人乘着这漆黑逃开了。

    “呵呵呵,你打不到我!”黑暗中女人嘲讽似的笑道,章的可能是因为过于愤怒的原因吧,聂澄澄竟然听不出那声音的源头在那个方向,慌乱间聂澄澄只能胡乱的挥动着手中的凳子,但不出意料的全都挥空了章的。“贱人,你给我出来,有种你就不要躲躲藏藏的。”聂澄澄大声的吼叫到,但黑暗中依旧是那女人的奸笑声。“我就是没种,那又怎样?你们这些有种笔顺的,不都要死在我手下吗?”

    “出来,出来,你这个贱人,给我滚出来!”聂澄澄声嘶力竭的喊叫着,一阵阵酸意涌上心笔顺头,聂澄澄挥动着凳子的手也逐渐变缓了下来。就在这时,聂澄澄听到有脚步声朝着卧室大门的方向走去,然后只听‘哐当’一声章的,卧室的大门被人关上了,有人出去了。下一秒,聂澄澄整个人就都软了,她手一松‘啪’的一声凳子掉到了地上。浑身笔顺瘫软的聂澄澄也随即坐到了地板上,她的眼眶里泪水像瀑布一样哗啦啦的流淌了下来。

    高空中一阵海风吹过,笔顺那吞没了月亮的乌云逐渐消散,一轮圆月再次出现。温柔的月光不知是第几次穿透那透明的玻璃,照射进聂澄澄的房间。月光下,聂澄澄呆呆的坐在地板上,她的眼里不住的流淌着笔顺眼泪,她的不断的抽泣着,身体不受控制的上下抖动。而就在聂澄澄背后不远处,一把闪着银光的水果刀正在缓缓笔顺的靠近她,那个疯狂的女人并没有离开,她在假装离去后一直躲在聂澄澄的床下,而现在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把笔顺水果刀,正无声无息的向着聂澄澄的身后移动。

    此时的聂澄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发现笔顺身后的异样,就在那水果刀即将刺向聂澄澄身体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那疯狂女人的身后,那身影高举右手对着女人的脑门就是一拳。‘砰’的一声巨响后,章的那女人松开了手里的刀,而她自己也倒在了地板上。聂澄澄这时候才发现了背后的不对劲,她赶忙转身看去,只见罗今正佝偻着身子站在她的身后,他的背上依旧插着那把短刀,而现在的罗今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章的并且恶狠狠的瞪着地上的女人。

    “小今,你没事吧?”聂澄澄关切的问到,只不过此时的罗今根本听不到聂澄澄的话,他环顾四周,最后章的将目光停留在聂澄澄掉到地上的梳妆凳上。罗今两步走过去,一把将梳妆凳拿起,然后转身回到女人的身旁。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举起那凳子照着女人的脑袋砸了下去,一下章的、两下、三下。当他砸到第四下的时候,卧室的灯突然间被打开了,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冲了进来。

    “不许动。”其中一个华裔警察用粤语朝着罗今大声的喊道,但现在的罗今哪章的里听得见警察的的声音,他依旧一下一下的砸着那女人的脑袋。“叫你不许动,你听不见吗?”华裔警察见交流无果在又一声大喝之后,急忙冲上前去,他章的赶在身后泰国警察之前,冲到罗今的背后,一把将罗今制服。

    “他不是坏人,他是我们的朋友,是来救我的。”这个时候刚才还愣在一章的旁的聂澄澄突然恢复了神志,她急忙向警察解释道。

    “我看得出来。”华裔警察扭头看出聂澄澄用普通话说道,“但他现在情绪失控了,笔顺背上还插着刀,如果我不把他制服的话,很快你的朋友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的。”华裔警察的普通话说得有些生硬章的,但聂澄澄可以从他真诚的眼神中看出,这个警察是在真心帮助罗今,于是她这才闭上了嘴。

    几分钟后,背上插着短刀的罗今和倒在血泊里的权大一起,被送上了一辆救护车,那救护车将两章的人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华人医院。而此时的聂澄澄则浑身颤抖的坐在一辆警车旁,一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警察正小心翼翼的章的抱着她的孩子。

    “女士可以跟我们说一下这里的情况吗?”这时之前那个华裔警察走到了聂澄澄身边小声的问到。

    笔顺

    “好的。”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久久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