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火影忍者污文

    剧情介绍

    可能是殡仪馆员工的疏忽,一个穿着打扮都艳丽到与葬礼氛围截然不同的女人混了进来,她一头金色的卷发,保养得再好的脸上都露出几条年老的皱纹,趁着沈妙清在安排客人,她逮住宾客就说说:“我是老杰克的爱人。

    他的儿子看不惯我,连他的死讯都不告诉我。”杰克原本在筹备晚餐,却突然听见外面响起哗然骚动的声音,他看了一圈,估摸着沈妙清去接待来客了自己说走出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杰克的葬礼上,他不希望有任何人来打扰他父亲的安宁。人群自动让出一条路,顺着众人的视线,杰克看到了那个浓妆艳抹格格不的小入的女人,他语气不善,“请问您是我父亲的什么人?”

    女人虽然蛮横,但被众人盯住,还是不免瑟缩了一下,然而贪婪抓住了她,利欲熏心之下,女人梗着脖子闪闪大声道:“你的父亲包养了我,他死了你不告诉我,但是他的财产我必须分到。”

    原来是来抢夺遗产的,这种事再豪门并不少见的小,也算是别人的家事,在场的宾客都默不作声,等着看杰克怎么处理。

    沈妙清问讯匆匆赶来,看到发光有人闹事,她脸色急变,葬礼上争论遗产对死者是极大的不尊重。不等杰克决断,沈妙清就叫来工作人员,厉声谴责:“这位女士,你连基本的尊重都不给死者,谁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发光保安冲上来,架住女人想把她带出去。

    可女人为了丰厚的遗产发了疯,红着眼睛对保安拳打脚踢,甚至用尖锐的指甲抓挠保发光安,口中发出不雅的尖叫,“放开我,我是老杰克的情人!”

    杰克不愿意让老杰克死后还背上污名,他走近让保安先退到一边,“你们放发光下她,我来处理。”保安犹豫了一下,但是看杰克坚持,他们只能松手,沈妙清想阻止,毕竟她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疯起来会不会连带着伤到杰克。

    杰克递给她一个安抚的说眼神,然后将冷漠凝冰的视线转到面色狰狞的女人身上,“女士,说话做事要讲证据,没有证据就来闹事,我不仅可以告发光你污蔑名誉,还可以闯入的罪名把你送进监狱。”

    众目睽睽之下,杰克漠然地摆出一系列法律条款,他每说一句话就让女人的脸色苍白一分。沈妙清却有着震惊,杰克表现出来的法的小律素养丝毫不逊于任何一个专业律师,她适时地没有插嘴,沈妙清觉得维护自己的父亲,是杰克的选择,现在她只是外人。

    杰克的言必有据,在场的宾客原本对女人的话半信半疑的都站到了杰克身边,一些说和老杰克生前交好的更是出声帮腔:“这个女人嘴角丑陋,让警察把她抓起来。”

    眼见声讨声越来越大,女人蛮横的作态也收敛起来,她知道自己没机会了,猛地推开人群想跑出去,却被眼疾手快的杰克扯住发光,他脸色阴沉:“你这种人就等着被送进监狱吧。”

    女人被监狱两个字吓得魂飞魄散,眼里射出凶狠的光,她突然想用指甲挠伤杰克,却被一直注意这边的沈妙清发现预兆,她大声提醒:“杰克,的小保安!”

    女人的长指甲只勾破了杰克的衣领,就被冲上来的保安摁住了,再也挣扎不开。杰克朝着沈妙清点头致谢,眼里浮动着厌恶和果断,他拨通了当地公安的小局的电话,女人知道自己没机会了,痛哭流涕地求饶:“请您放过我吧。”

    得到的只有杰克毫不留情的转身,“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公安局的警察很快到场,他们把女人带走了闪闪,宾客们惶恐不安,这时,沈妙清适时地站出来几句话安抚了众人的情绪。

    杰克深深地看着她,“感谢你的帮助。”

    “这些只是小事。”沈妙清回话间,看了闪闪一眼大厅挂着的老杰克照片,她觉得自己做的微不足道,死者为大。

    杰克顺着她的视线,也陷入了沉默。也许是因为气氛凝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沈妙清转移了话题,“说起来,闪闪你的表现真的让我吓一跳。”

    “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是法律专业。”杰克接下她的话头,配合地缓和气氛。

    沈的小妙清点头,真心实意地夸赞:“你的专业素养很高,维护了你的父亲。”她的话带着奇异的效果,安抚了杰克的心,他喃喃自语,“希望父亲他也这么觉得。

    葬礼进行的很顺利,火化焚烧了老杰发光克的躯体,只留下一方小小的骨灰盒,人们摘下胸前的白玫瑰,为死者表达尊重。这一晚,流水送走了白玫瑰的花瓣,却留给了沈妙清隽永的记忆。

    老杰克的墓地挑选好,事情似乎告一段落,沈妙清发光带着沈可可办了出院手续,回到酒店,她还没有做好回去的心理准备。

    沈可可没有参加老杰克的葬礼,但她知道爷爷已经不在了,沈妙清找来工匠打造了一枚白玫瑰的项链,亲自给沈可可戴上,她希望发光她的女儿知道感恩的意义。

    当晚,沈可可因为还在恢复期,早早地陷入黑甜的睡梦中,沈妙清却接到了意料之外的电话,她捏着手机的机声,神色复杂。是薄霆深打来的。

    这些天她都在努力地压抑思念,现在却被打破了,如潮水般的思念瞬间涌了上来,沈妙清一刻也没有模糊薄霆深的面容,他的气息他的温度,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电话的说铃声没有因为沈妙清的犹豫而停歇,薄霆深似乎打定主意要跟沈妙清通话,沈妙清不忍心拒接,当然她也知道即使拒接,薄霆深还是会打过来的。

    闪闪

    担心吵醒沈可可,她去酒店的阳台上点下了接听键,心到了嗓子眼。“沈妙清。”熟悉的嗓音远渡重洋,从小小的手机里传来,带着细微的电流声,有些失真,可每个语气的起伏都是再熟悉不过的,的小沈妙清全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薄霆深似乎陷入了沉默中,久刀让沈妙清以为是信号不好,准备的小挂断时,听到了薄霆深微不可闻的叹气声,他说:“沈妙清,我想你了。”

    这句话透着一点磁性的沙哑,磨得她耳根子都有些酥软,沈妙清知道发光自己心在悸动,但让她现在回去,她还做不到。

    拿着手机,沈妙清的视线飘忽不定,心不在焉地看着法国繁华的夜景,含糊其辞:“过段时说间吧,可可还想再玩会。”

    听到这个小女人拿女儿作为借口,薄霆深无奈道:“可我希望你回来。”自从沈妙清走后,他回家后再也没有一盏夜灯,薄霆深整日留在公司,勉强自己不去想她,但是渴说望折磨得他快发狂了。

    沈妙清抿抿唇,觉得今晚的薄霆深打直球打得让她猝不及防,但是一听到他的声音,他就不可避免地想到“意图”,这个坎她有些过不去。

    <发光p>薄霆深知道她的沉默代表的就是拒绝,良久,他才松口,嘱咐道:“早点回来,好好休息。”

    “你也是。”沈妙清松了一口气,闪闪僵硬地表达自己的关心。挂断电话,沈妙清伏在阳台边,吹了半小时有余的夜风才冷却了心情,回房睡觉。

    第二天,她不是被清晨的白光叫醒的,说而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沈妙清摸到手机,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发现来电人是杰克,以为是又有什么变数,她赶紧起床穿衣服,一边接通询问:“怎么了,杰克,有什么急事吗?”

    她的嗓音带着初闪闪醒的慵懒,杰克听得一愣,觉得自己是太过急切,打扰了她的睡眠。杰克带着歉意地解释:“抱歉,我只是想请你吃顿饭,好好谢谢你。”

    闪闪对于善意,沈妙清不会甩脸色,她松了一口,洗漱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笑意盈盈道:“好啊。什么时间?”

    “就午餐时间,11点左右,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杰克的小看她答应,急忙补充了时间。

    “好,我会去的。”沈妙清答应下来,抹完面霜把沈可可叫醒洗漱,她打算早上带女儿去复查,可可在恢复期,四处奔波不好,沈妙清赴约的时候没有带着她,而是把她安置的小的好好的,准备了不少果干。

    沈妙清以为就是普通简单的一餐,到达约定的餐厅时,却被成片的玫瑰海惊住了脚步,她不可置信地看向从后厨走来的杰克。

    杰克今天穿着一身剪裁得体闪闪的白色西装,衬出帅气的身形,如果是其他少女在这,估计就要失神尖叫了。

    然而沈妙清却有些慌乱,她隐约发光察觉到杰克要做什么,不安地靠着餐厅的门,手足无措。

    杰克走过来,果然单膝跪下,在沈妙清面前打开了一只小小的首饰盒。随着盒子的打开,她看见黑色的丝绒上,静静地躺着一枚鸽子蛋戒指,沈妙清发光顿时更慌了!

    杰克深情地注视着沈妙清精致的眉眼,语气温柔地请求:“嫁给我吧,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们。”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火影忍者污文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