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新堂有望

    剧情介绍

    莫城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闻瑾夜已经呆了两天了,肯定是要走的,和萧芷兮回到家之后,两个人便依依不舍的到了个别。

    萧芷兮不方便送人,毕竟现在的他对外可是已经死了,不宜抛头露面,而且的红她又怀着孕身子也不大利索。

    最后就只好让封沉派人送闻瑾夜到机场,才没有被人发觉萧芷兮在南江的事情。

    闻瑾夜则是顺利线的回到了莫城,李茜也根本就不知道闻瑾夜是去了南江,更不知道萧芷兮还活着!

    他认为宋老爷子的那个态度已经足够,说明萧芷兮肯定是遇害了,所以他才心安理得。

    闻瑾线夜刚刚回到莫城就开始投入了工作,故意告诉他晚上有一个宴会要去参加,她还特地去买了身衣服准备了一下。

    线

    因为之前以为萧芷兮他出事了,所以夜夜买醉,脸色特别难看,为了参加宴会还特地好好搭理了一下。

    晚上的晚深夜宴是政商两界合办非常重要,要不然的话也不会直的闻瑾夜,这么大动干戈的在说了莫城的宴会,文姐也几乎都没有怎么参加过,也没有人能请得动他,他从来都深夜是不屑于这种热闹的场合的。

    而这一次的宴会比较重要,所以闻瑾夜才决定出席,而李茜却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这个消息酒在,非要参加,而且还要邀请闻瑾夜当男伴。

    “瑾夜,我可以邀请你当我今晚的男伴吗?”

    李茜笑深夜意盈盈的看着闻瑾夜,他来之前特地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让自己看起来魅惑无比。

    可是文锦夜并没有什么反应,一直在处理着手头的文件,连看都没有看到,一声不吭就把他当做空气似的,好像深夜没有听见他的话。

    李茜皱皱眉头,但是也不恼火,仍旧是笑意盈盈的坐在沙发上看着他。

    “没关系的红,我等你处理完工作我们一起去。”

    李茜双腿叠起,将手放在腿上,然后直勾勾的看着闻瑾夜。

    他今晚就是非要和闻瑾夜一起去补课,他就是要对那些女人们彰显出自己的身份地位,让他深夜们明白它,李茜是谁都惹不起的,他会是未来的闻家少奶奶。

    闻瑾夜听了他的话,皱起了眉头,将笔放下抬头,看了她一眼,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李茜给打断了。

    李茜知道闻瑾深夜夜想说什么,不就是拒绝他吗?他是不会给他说出这一句话的机会的,他今晚非要和闻瑾夜一起出席宴会不可。

    “瑾夜,你忘了我以前是怎么帮你的了吗?就这么一个小线小的要求,你也不愿意答应我吗?不过就是出席一个宴会而已,又不是让你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只要逢场作戏帮我应付一下就好。”

    李茜是有准备而来的,他将闻瑾也吃得死死的,只要他一提他曾线经帮过他的事,情闻瑾夜一准会同意,所以他才这么不慌不忙的坐在这里等这闻瑾夜。

    果然闻瑾夜听到这话之后皱起了眉头,眼神中有些不酒在悦,他不喜欢这样被人用一件事情胁迫,可是李西说的也是事实,他这个人不想欠别人的。

    “好,就这一次。”

    闻瑾夜最终还是答应了,毕竟李茜都已经那么说了,他还能不还他这个人情吗?当初也确确实实是李茜帮助了他酒在。

    李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就知道闻瑾夜一定会同意的,这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那我们晚上一起去宴会吧,我在这等着,你处理完工作我们就的红走。”

    闻瑾夜没有再和李茜说什么,而是低头继续处理他的文件,李茜笑笑不说话便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线

    不知过了多久,闻瑾夜抬起手腕,看了看上面的时间文件,当时也处理的差不多了,于是他愿起身想要赶往宴会了。

    坐在沙发上的李茜都已经快要睡着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椅子挪动的声音,抬起头才发现闻瑾夜已经收拾好,穿戴整齐,准备前往宴会了。

    他立马便站起身来对着酒在镜子收拾一下自己的头发,整理了衣物,然后跟着闻瑾夜一同出了闻氏集团,两个人还上了一辆车。

    可是殊不知他们两人这一切都已经被镜头拍了下的红来。

    但是闻瑾夜却毫不知情,两个人一同赶去宴会,因为是政商两届合办的宴会,规模格外的大。

    毕竟政界商界的名流都不少,如果规模太小了倒线是有些看不起这些人了,因为来的人都是个顶个的大咖,每一个人拿出来都是可以顶得上莫城的半边天的。

    宴会是室线外露天的宴会,在一个别墅前巨大的草坪中间是一个喷泉,两边摆满了各种冷餐。

    各界的名流都穿着得体,还带着自己的女伴,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的红着笑容。

    不过那笑容并不走心,不过就是商业假笑罢了,应付场面而已。

    闻瑾夜到了这种大型的宴会,也会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毕竟还是要给这些名留一些面子的。

    两个人很线快便到了宴会现场闻瑾夜的那一辆豪车稳稳地停在了宴会场地的门口。

    首先露出来的是一双长腿,闻瑾夜从车酒在上走了下来,然后伸出手将自己西装上的纽扣扣了起来,随后李茜便下了车。

    他下车之后轻车熟路的直接挽上了的红闻瑾夜的胳膊,没有一丝生疏感,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不仅如此,李茜今天穿的礼服是刻的红意来搭配闻瑾夜的西服的,所以看起来特别的登对让人更加的浮想联翩。

    闻瑾夜感受着自己胳膊上的触感皱起了眉头,想要抽出胳膊,但是李茜却死死地拉着她酒在。

    力气大得竟然让闻,瑾夜都挣脱不开,可是她并不打算就这么放弃了,因为他厌恶所有女人的触碰,她不喜欢这个样子。

    就在他想要再次抽离自己的胳膊线时,李茜突然踮起脚凑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瑾夜,看在我帮你的份上给我点面子,你如果把胳膊抽走的话,那可就太不好看的红了。”

    本来李茜只是在跟闻瑾夜说悄悄话,可是在别人看来的角度,就好像是李茜踮起脚,亲了闻瑾夜一口,而且两个人好像还有说有笑的样子。

    闻瑾夜丝毫不知道原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的红经被人误会了,只是听着李西又提起了以前帮助他的事情,便有些厌烦,可是最后还是答应了他,反正就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下次酒在了。

    因为他不想欠别人的人情,这一次帮李茜算是还他的人情吧,还清楚以后他断然不会在让李茜触碰他一下,也再的红不会突破自己的底线。

    最后闻瑾夜妥协了,任由李西牵着他到处走,他一边给各界的名流打招呼,一边还要应付着李茜。

    每一次闻瑾夜和那些名流打招呼的时候的红,李西都会凑上去问好再敬杯酒,那巴结的意思在闻瑾夜看起来实在是太明显了。

    而其他人看到李茜这种反客为主的样子,并不觉得他是在巴结而是觉得他和闻瑾夜的关系一定不一般。

    要不然深夜的话他这么一个普通的女伴,怎么可能越过闻瑾夜来和他们打招呼的相比,它和闻瑾夜的关系一定不一般,肯定不是什么普通女伴,很有可能是女朋友酒在什么的。

    毕竟他们听说闻瑾夜的妻子之前被推入海里,到现在连尸体都没有打捞上来,那闻瑾夜再寻新欢也是正常的。

    于是所有人都李茜特别恭敬,每一个人都笑意盈盈的和线她说话。

    李茜自然也很享受这种待遇,有一种自己真的成为了闻瑾夜妻子的感觉,心中欣喜若狂。

    闻瑾夜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李茜的这种心思的,但是却默不作声想着陪他演完今天晚上的戏,线他们两个以后就彻底没有关系了,李茜也就再也犯不着用那间事情来胁迫他了。

    但是让闻瑾夜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他和李茜两个人参加宴会,并且激动亲密的事情早已经满天飞线了,已经冲上微博热搜,可是他还丝毫不知情。

    宴会足足开了几个小时,而李倩就一直在文锦夜的身边贴着,他早已经厌烦不已,闻着线李茜身上刺鼻的香水味,他已经恶心得想吐了。

    可是每次当他去反抗的时候,李倩就拿那件事情来压他,闻线瑾夜也就再不反抗了。

    反正也就这么一次,这一次完了之后,李茜要是再想对她做些什么,绝对不可能了。

    所以闻瑾夜便一直强忍着胃里翻滚和李茜完成了这场宴会,刚一出宴会的门便狠狠的深夜甩开了她的手。

    李茜没有料到,闻瑾夜居然将关系撇的这么清楚,不过他也没有太生气,反而是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因为刚才参加宴会的人都认定了他和闻瑾夜的关系不一般,很有可能就会是未来的闻家少奶奶。

    李茜很享受这深夜种让人捧着的感觉,而且他以后一定会是闻家的少奶奶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即使现在闻瑾夜还厌恶,他甚至心里还想着萧芷深夜兮,那又能怎么样,他就不相信长此以往的陪伴,闻瑾夜会对他不动心。

    而且他常常陪伴在身边的话,那些大家族上层的名流都会酒在觉得他和闻瑾夜关系不一般,所以即使他们没有结婚,他也是会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待遇的。

    “你自己打车回去吧,线我就不送你了。”

    没有等着李茜说些什么问题也直接上车,便绝尘而去。

    这一万他已经陪李茜参加晚宴,他可不想酒在再跟这个女人有什么瓜葛,还是尽快分清楚比较好,而且闻瑾夜心知肚明李茜对他的心思,所以更不会养虎为患让这种女人待在自己的身边。

    并且李茜眼中那种目的感让雯的红姐也极其的不是,她感觉到了李茜不就是想接近她,然后成为闻家的少奶奶吗?

    她的目的感实在是太强了,让人无法忽视。

    李茜看深夜着渐行渐远的车子,空气中就只剩一下灰尘,他也没有恼火,反而是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站在路边挥挥手,打了个车便往家去了。

    而车上的闻瑾夜则是面色阴沉,眼神十分的不悦,他厌恶极了这个酒在李倩一整晚都死死的贴着他,像一个狗皮膏药一样。

    身上那股刺鼻的廉价香水味,恶心的他都要吐了。

    越想越烦躁,便想拿出手机给萧芷兮发个邮件倾诉一下,结果酒在谁知刚一拿出手机上面却一下子弹出好多条新闻,他很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闻瑾夜看着他的名字出现在热搜头条里面,整个人脸色变得十分阴沉,他随即打开那个条新闻。

    结线果上面写的东西更让闻瑾夜恼火“闻氏集团总裁闻瑾夜和当红女星李茜绯闻曝光,两人宴会高调吻脸”

    他慢慢的往下滑,结果谁知里面的配图竟然是李茜和他窃窃私语的那一幕,而角的红度却很刁钻,就像是李茜在他的脸上落下了一吻一样。

    闻瑾夜看到这儿眼中的怒气越发的浓烈,手紧紧地攥起,仿佛都要把手机给捏烂了。

    这要是让他查出来酒在是谁散布了这样的谣言,他一定饶不了他。

    他可不想再和那个李西扯上关系了,而且现在闹得这么线大,恐怕萧芷兮也会看到这一个新闻的,那他会怎么想呢?

    越想问题也就越发的烦躁了,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聊,居线然去吵她和那个李茜的绯闻,真的是想赚钱想疯了。

    居然连他闻瑾夜都敢惹也不知道还想不想要命了。

    闻瑾夜此时知道已经为时已晚了,他们两个人的线绯闻早就已经满天飞冲上了热搜榜一,网民议论纷纷。

    最后他怀着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回到了别墅眼中的怒意不曾消散。

    顾一看着自家总裁的样子,也不敢多说一句话,生怕自深夜己会遭殃,将他送到别墅之后便赶紧离开了,一句话也没有多说也没有多做半刻的停留。

    尽管闻瑾夜很是烦躁,也不深夜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可是他总还是要休息的,最后他心情很不好的躺在床上入睡了。

    可是因为心里想的事情太多,他睡了没多久便清的红醒了过来,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沉思着。

    一边想到了他和李倩的绯闻,就怒气冲店,另一边又想到如果萧芷的红兮看到了这一条新闻会怎么样呢?

    闻瑾夜就这么一直翻来覆去的想这件事情,转眼天就亮了,阳光一点一点地照射进了屋子里,闻瑾夜便的红起床了。

    他起身洗漱换衣服,而后又给自己做了早餐,就在他刚刚打算吃早餐的时候,李西突然打来了电话。

    闻瑾夜看了一眼来电酒在显示人皱起的眉头,他根本就不想接这个女人电话,但是突然又想到了昨晚两个人的绯闻,就很恼火,想着李茜是不是想跟他说什么,便还是接下了电话。

    “瑾夜对不起,线我也看到那条新闻了,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一定会赶紧让公关部的人处理的,绝对不会再让这件事情放大化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电话刚一接通,李茜劈头盖线脸地就开始给闻瑾夜道歉,说的好像都是自己的错似的。

    闻瑾夜一边听着一边吃着自己的早餐两不耽误,他本就没有将以前的话放在心上。

    不仅如此,就在李茜刚刚说完的一瞬间,闻瑾夜就深夜直接挂断的电话,不想再听他多说了,而后一个人安静的吃起了早餐。

    韩钰。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新堂有望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