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茄子社区

    剧情介绍

    大理寺的办案效率可以说是磨磨唧唧的,梁少阳将这件事交给他们之后,他们只是询问了案件大概过程,便渺无音讯了。

    无忧天天念着报仇,叶?^倒是悠哉悠哉。如侍一果说大理寺都是一群酒囊饭袋那绝对是无稽之谈。

    大理寺素来办案都是雷厉风行,夫常常以迅疾不及掩耳之势破获许多大案要案,有着青天之誉。

    大理寺其实也是接到王爷的吩咐之后,焦头烂额的。虽说本应尽速破案,向王爷交差。

    只是无论是王府王妃,还是王爷妾室,他们都不好直接刑讯。在王府进进出出搜寻罪证,也不合适。

    <三女/p>

    君府翌日就派人到访,来意不问便明:王妃下毒,胎儿无辜。

    君府前脚刚走,冯群主也派人到了大理寺,不约而同的对王妃下毒之事愤慨激昂。

    <三女p>

    倒是王妃那边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若不是真的清白无辜,那就是仗势欺人了。

    王爷自始至终只有一句话:若有冤狱,提头来见。

    大理寺不敢冒冒然断案,虽说王府一干人等都为人证,从王爷卧室搜出藏红花,王妃又曾亲口承认藏红花三女为她所有。可谓是人证物证俱全,若判定王妃有罪,却依旧证据链不足,没人看到王妃下毒。

    如若王妃并未下毒,何以无忧刚刚小产,她便出逃?若是出逃,她下毒害无忧又有何侍一意?单纯报复?若为私怨,实在可鄙。

    大理寺不着急定案,又不能不侦办,于是便时不时的拘提两个下人前去问话。

    三女 有人说:不是王妃,芊灵被打,王妃定是护仆心切,藏红花是为芊灵用的。

    有人说:定是王妃,无忧有孕侍一,王妃定是心生嫉妒,藏红花是王妃下的。

    有人说:不是王妃,王妃虽说高冷,但待下侍一人很好,倒是无忧恶毒的很。

    有人说:定是王妃,她装腔作势,暗下毒手,好生卑鄙。

    ……三女

    总之,众说纷纭。

    一日,大理寺堂前鸣冤鼓被敲响,大理寺当值人员立马查看。三女

    击鼓之人向当值衙役出示了一块令牌,衙役立马恭恭敬敬听候吩咐。击鼓人说道:“这是我们抓得刺客,其中内情,你们自行审问。”

    说罢,那人丢下被五花大绑的犯人,自己骑马绝尘而去。

    大理夫寺当值衙役将此事禀报了大理寺卿吴袁宇。

    吴袁宇立马秘密审问,方才得知,该刺客曾与王爷妾室共赴巫山。王爷此时将他送来,想必是已然知晓自己头上一片青青草夫原。当真是真豪杰,大无畏。

    如此不贞不洁的女人,王爷定是不愿意保她了。吴袁宇立马下令将无忧拘提到案。

    衙役来到王府,王府下人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只是当无忧被戴上枷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许多下人暗自唏嘘,果然是要识时务,没有主子命,生就下人身。夫怎斗得过堂堂的王妃呢?以后在王府的日子里,势必要谨言慎行了。

    无忧被抓,心中气愤难当。当堂咒骂夫,自己原告变被告,大理寺妄称青天。

    当大理寺卿吴袁宇把刺客传到堂前,禀明一切。无忧顷刻间侍一哑口无言,原来,一切都在王爷掌控之中,可笑自己还以为可以飞上枝头,从此飞黄腾达,锦衣玉食呢。

    无忧对一切供认不讳,准备一切都侍一自己承担下来,这样,小姐还有机会把她救出去,如果把小姐招出来,那就一切都完蛋了。

    不是王爷的孩夫子,一个刺客的种,王爷不会在乎它的生死的。但,安定王朝律法:杀人偿命。一定要一口咬定是王妃所为,她下毒害人,把她拉下王妃宝夫座,小姐会认为我大功一件,一定会救我的。

    君天娇果然没有让无忧失望,在她认罪的那一夜,君天娇便来到了大牢之中,看望无忧。

    侍一

    “小姐,救我,我没有供出小姐半个字。”无忧看到君天娇,立马扑到她的脚旁,声泪俱下。

    <夫p>

    君天娇闻言,眼中狠厉立现。转瞬间便掩饰了过去。扶起无忧,说道:“无忧,不要胡说,你供出我什么?”

    侍一 无忧愣了一愣,说道:“无忧知错,求小姐救我。”

    “唉,你啊!怎么会这样呢?用自己的孩子换荣华富贵,当真是糊涂。你放心吧,你死之后,你的家人我会让夫君府好好照顾的。”君天娇依旧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说道。

    无忧听她如此说,就知道,她这是准备弃车保帅了。自己已然失去了利用的价值,看来君天娇是不打算营救她了夫。

    无忧死死地盯着君天娇,眼中逐渐失去了希望的色彩。

    只是无忧越看越觉得君天娇的脸很夫是怪异。

    “我没有利用自己的孩子。”无忧失落的说道,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君天娇听的。

    侍一

    君天娇邪魅一笑:“我当然知道你没有下毒害自己的孩子。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你要供认是自己做的,让大理寺就此结案,不要再查下去了。”

    三女 无忧思考了一会儿明白了:“原来是你。”

    “不错,是我。原本,我是想让你用这个孩子拴住王爷的心。可谁知道你居然如此不检点,和那个老马苟合。还被王爷侍卫看到了夫。那这个孩子就不知道是谁的了,留下来也是祸害。我就替你除了他,还能拉下王妃,一举两得之事,却原来你是个没用的……”君天娇恨铁不成钢的指责无忧。

    无忧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时竟也不顾君天骄原本是自己忠心维护的小姐身份了。

    “我要撕下你虚伪的夫假面,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无忧突然的发难,竟然也将毫无防备的君天骄摔倒地上。

    生气起来的女人瞬间爆发出来的能量是惊人的。常言道:宁惹君子,不惹小人。宁招恶霸,不招女人。才有唯女夫子与小人难养也。虽说这话有点儿以偏概全,有失偏颇,倒对于有些女人来说,还是很贴切的表达,就比如此刻的无忧。就是一个不能招惹的存在。

    君天骄一侍一时大意,竟被无忧真的撕下了一点儿脸上的皮,可令无忧疑惑的是,君天骄的脸居然没有一点儿血迹出现。

    无忧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迷迷糊糊的愣在了那里。谁知,这可气坏了君天骄,一脚把无忧踢夫了足足两米远。

    牢房里的动静惊动了狱卒,狱卒赶来查看。就看到两个女人扭打到了一起,这还得了?若是让君家大小姐,王府侧妃有个闪失,十夫个脑袋都不够赔的啊!

    狱卒赶紧把两个人拉开,又把无忧揍了一顿。口中嚷嚷着:“打死你,都到了这里了,还不老实。”一顿拳脚相加,夫毫不留情,丝毫不因为无忧只是一个女人而心生怜悯。

    “好了,不要再打了。”君天娇看着无忧被打了好久,才开口阻止,她当然知道这些狱卒夫都是为了向她示好,才这样做的。

    狱卒停手之后,无忧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侍一

    君天娇踢了踢无忧软趴趴的身子说道:“你最好想清楚,把这一切的罪过自己担下了,我会让人给你家人一笔安家费,否则,我也会三女派人去“慰问”他们的。”

    慰问,说的冠冕堂皇,无忧自然知道这慰问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虽说家人对她无情,但是那终究还是自己的亲生爹娘啊!

    如果明知道有人会对他们不利,自己又有能力避免不利的事情发生,却不去做,岂不是愧为人女?

    如果三女照她说的话去做,那自己腹中孩儿岂不是死的很冤?况且,向王爷下药,嫁祸王妃,不贞不洁,哪一条罪状都为人不齿啊!

    无忧进退维谷。最终无忧夫咬了咬嘴唇,下定决心说道:“给我纸笔,我俯首认罪。”

    君天娇示意狱卒取来了纸笔,本打算看着无忧把自己的罪状全部写完的,却被自己的丫鬟打断了。<夫/p>

    君天娇的丫鬟闯进牢房,附在君天娇耳边低语了一番。君天娇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牢房,狱卒也侍一不再死盯着无忧了。

    无忧很快把所有的事情在供状上交代了一个清楚,她做的,君天娇做的她全部揽了下夫来。

    无忧四下打量了一番,几个狱卒正坐在那里喝酒打屁,她迅速又开始动笔,简简单单的写了几个字,便把纸叠了起来。<三女/p>

    “牢头大哥,我写完了。”无忧叫来了看守的狱卒。

    一名狱卒慢悠悠的走过来,一语不发,伸手要无忧的供状。

    无忧一把拉住他的手,低声说道:“大哥,我这还有一封信,麻烦你送到王府,交给一个叫芊灵的丫头。”

    “哼,老子又不是夫信差,不送。”狱卒没有好语气的说道。

    无忧把耳朵上的一对银耳环取了下来,放到狱卒手心里。

    “芊灵是干什么的?不会把老子给害了吧?”狱卒看着手中的银耳环有点动心,但是还有点儿担心。

    无忧夫说道:“她只是王府的一个丫鬟罢了,我这承认了罪状,法场一行,在所难免了。给好姐妹道个别罢了。”

    狱卒不放心的打开了纸条看了夫看,只见上面写着:告诉王妃,大小姐,不是大小姐。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女人怕是疯了,写这些不着四六的话。算了,既然有银子,就跑一趟吧!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茄子社区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