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换着玩

    剧情介绍

    这边赵如雪和晴儿主仆二人在云雪轩中埋头苦干,专心致志地研制胭脂,另一边赵若溪在李将军府里却是欣喜不已,自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正沾沾自喜着。

    转味甜眼已是赏春宴过后的几日,赵若溪收到了季云尺派人送来的精美首饰和他亲笔写的一首情诗,心中更是坚定了对季云尺势在必得的决心。心动

    她十分开心地摆弄着桌上的首饰和情诗,喜难自禁。丫鬟晓月见她心情好,看准时机,在她耳边轻声恭维道:“小姐可真是厉害,奴婢恭味甜喜小姐得偿所愿,也预祝小姐计划成功,心想事成。”

    赵若溪听她这么说更是得意了,爱不释手的拿着心动那些首饰对着镜子不断往自己的发间比量,流露出的眼神甚是满意,神色十分自得。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随即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颇有些为难道:“季哥哥给我送来了这么多漂亮首饰,每一味甜样我都喜欢得紧,这可如何是好……”

    晓月心下了然,明白她这是在变相的炫耀,连忙接话讨好她:“小姐您戴吻什么都是极好看的,如若实在挑不出,不如闭上眼睛随手摸一件吧,左右季公子送来的东西都是极好的。”

    赵若溪“嗯”了一声,却并没有像晓月所说的那样随手挑一支,而是挑出了一支与自己味甜今日穿的蓝色纱裙极其相配的蓝玉流苏簪子,矜慢地戴上,忍不住对着镜子用手扶了又扶,心中甚是满意。

    她正想起身去花园转转,出去透透气,便见马之桃身边的一个婆子过来传话:“赵侍妾,夫人心动喊你去她院子里坐坐,你可要快着些,别让夫人等急了。”说完还不忘鄙夷地扫她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赵若溪看她最后的眼神鄙夷颇有些不怀好意的意味,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心里不甚情愿,有些烦躁地说味甜道:“她想干什么?又来招惹我,难不成还想折磨我?我才不去!”

    晓月见她如此抗拒,心中微微高兴,马之桃派人来“请”赵若溪过去,准没好事,看到她吃瘪,心动自己的心里就甚是欢喜,也是该借马氏的手好好教她做人。

    当然,虽然她心里这么想的,可面上却不敢泄露丝毫,装作苦口吻婆心的样子劝道:“小姐,您可不能任意而为,咱们人在李府的屋檐下,就不得不向那李夫人低头啊。”

    她看赵若溪有些忍不下这口气,又给她出味甜谋划策,“况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您不如忍辱负重,先假装示弱骗取那马之桃的信任,待您取得将军府的掌握大权,再好好的磋磨她一顿心动,让她知道什么人不该惹,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赵若溪沉迷在晓月给她画的大饼中无法自拔,一想到自己掌控将军府后可以狠狠地惩罚以马之桃为心动首的一众人,不觉喜上眉梢,仿佛已经掌握到了他们的生杀大权,预见了他们凄惨的未来。

    很快她就回过神来,想着自己味甜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什么都不做只靠别人未免有些太过于被动,便让晓月铺纸磨墨,自己即刻提笔给季云尺写回信。

    这信该怎么回才能让人怜惜而又不会引人反感,也是一门值得深究的学问。

    味甜

    赵若溪在回信中先是表示了自己对这些首饰和情诗的喜爱以及对季云尺的爱慕与思念,随后期期艾艾地写出了自己目前的凄凉处境,什么心动被李洪文虐待,被马之桃暗中下黑手,被李洪文的其他小妾欺负……怎么惨怎么来。

    还写了自己对和季云尺在一起生活的期待与吻向往,最后还不忘回给他一首充满着哀怨和思念的小诗,信里写的那叫一个凄惨,真真是任谁看了都觉得惹人心急,招人心疼。

    写完后她便让晓月悄悄找人送出去,自己则是不紧不慢地喝起吻了茶。没过一会儿,晓月就回来了,向她表示事情已经办妥。

    赵若溪扭着腰肢,矜贵地撩起一缕鬓味甜发,眼神愈发妩媚,柔下声来说道:“既然将军夫人有请,还不赶紧去给本小姐拿舅舅送来的那对玉镯,莫要让夫人等急心动了。”

    晓月看着她多情妩媚的模样,不觉有些呆愣,心中暗想,这赵若溪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人,未经人事前容貌清纯秀丽,而自从与那季云尺共赴巫山云雨后,她就吻会时不时地流露出几分媚态,十分勾人。

    赵若溪说完后好一会儿,没见晓月去拿玉镯,就脸色阴沉地回头看向她,只见她呆呆愣心动愣地看着自己,眼里尽是艳羡。

    见此赵若溪脸色渐好,只当是这丫头羡慕自己的美色,却仍然有些不耐烦地吼她:“没听见本小味甜姐的话?还不赶紧去拿玉镯?皇上赏赐的那对!”

    晓月瞬间回神,连连应道:“是,是,小姐息怒,奴婢这就去。”说完就赶紧去把周勇送味甜给赵若溪的那对镯子拿来,战战兢兢地给她戴上。

    她面上诚惶诚恐的,心中却想着,勾人又如何,品行这么不好,动不动就打骂自己,这样的主子不要也罢。

    赵若溪整理好仪容,就吻拖拖拉拉不急不慢地朝着主院去了,晓月则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跟在她身后。

    从赵若溪的院子到马之桃住的主院总共也吻没多远距离,因此她走得再慢,再怎么磨蹭,终究还是来到了她最讨厌的主院。

    晓月见赵若溪停在了主院门钱久久伫立,不愿进去,便轻声提醒道味甜:“小姐,您该进去了,不然夫人又该说您了。”

    赵若溪一听这话,先是眼神阴鸷的瞪了她一眼,似是嫌她多嘴,随即深吸一口气,定下心来,脸味甜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进了马之桃所在的主院。

    她一进去便见马之桃在院子里悠然自得地品茶赏花,心中很是不情愿,却不得不上前俯身行礼:“见过夫人。”

    马之桃今天之所以把赵若溪喊过来,其实是不满之前周勇来将军府时打了自己的宝贝儿子,让他好几天都没法下床,躺味甜在床上直呻吟,可把她心疼坏了。

    甚至前几天赏春宴的时候,这贱人借着她舅舅的权势要挟自己把吻珍藏多年的御赐杭绸拿出来给她做衣服,自己早就忍无可忍,一直算计着要给赵若溪这贱人好好立规矩。

    本来她和李志勇还吻有些忌惮赵若溪背后的周勇,毕竟对方最近风头正盛,十分受皇帝的赏识,可她转念一想,这将军府可是自己在做主味甜,什么时候轮得到她一个妾室和周勇一个外人来插手了?

    于是新仇加旧恨,马之桃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她看今天风和日丽,日头不错,适合练站姿,就命人将赵若溪味甜喊来立规矩,誓要杀杀她的威风,免得她在自己的头上作威作福惯了,都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马之桃见赵若溪十分听话地来到她味甜院子中,心里有些高兴,想来这赵若溪是想少吃一点苦头,不敢和自己直接对上,果然是个妾室生的,没什么骨气,也没什么见识,心下又是把赵若溪鄙视了一番。

    不得不说这马之桃的想法有点矛盾,人家赵若溪不来见她吧,她嫌人家自大不把她放在眼里;赵若溪虽有些不情愿但好歹是来了,她又嫌弃人家没多大见识、没什么骨气心动。

    只能说她们两个气场完全不合,“婆媳关系”十分紧张。

    只见马之桃嘴角噙着淡淡的微笑,不冷不热地应了一声:“嗯”,接着吻就继续喝茶赏花,就好像院子里的东西都比赵若溪好看一样,东两眼西看两眼,看什么也不看赵若溪。

    赵若溪面对不喜欢的人时向来不是个沉得住味甜气的主儿,更何况对上马之桃,见她不理自己,当下完全没了耐心,脸色不是很好,勉强面带微笑看向马之桃说道:心动“不知夫人派人唤我前来可是有何事?”

    马之桃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自己身为这将军府的主子,而她只是一个卑微低贱的妾室,别说有事唤她,就是没事唤她来自己的心动主院她也得乖乖地过来给自己请安。

    在她马之桃的地盘上,哪怕是条龙也得给她盘着,更何况赵若溪一只小小的泥鳅。

    当下她眼神一凛,拿出了将军夫人的味甜气势,盛气凌人道:“本夫人看赵妾侍的规矩貌似学的不是很好,想来太傅府的姨娘见识确实是浅鄙了些,也教不了你什么,左右不过是些勾引人的下贱手段。”

    心动说到这里马之桃还不忘鄙夷地看着赵若溪,眼里满是嘲讽和恶意,接着宣布对她的惩罚:“面对长辈夫人居然以‘我’自称,没有规矩,不合礼数。既然你入了我将军府的门,那本夫人就有吻教你规矩的责任。”

    她眼神冰冷地盯着赵若溪,一字一句地说道:“今日便让教规矩的嬷嬷好好教教你什么叫三从四德,什么,叫规矩。”

    赵若溪只觉得马之桃说话句句见血,每说一句话都是在戳自己的心窝子,她又是鄙夷自己的娘亲是妾,又是对自己冷嘲热讽的,还说她心动不懂规矩,心中未免怒火中烧。

    她脸上虚伪的笑容差点没挂住,声音有些硬邦邦地回道:“夫人,我的礼仪可是京城人人称味甜赞的,连宫里的嬷嬷都夸过,想来就不必学这些了吧。”

    马之桃眼中闪过一丝暗光,心里对她破口大骂:好啊,自己不过是见她行为粗鄙,想让她好好学学规矩,这还没让她做什么事吻呢,她就如此不情不愿的,看来是该让这小贱人好好长长记性了,不然她恐怕会觉得自己很好说话。

    于是她心里有多恼怒,面上笑得就有多温柔地看向赵若溪,阴声怪气地附和她:“是呀,堂堂吻太傅府二小姐,规矩得确实让人‘称赞’啊,都规矩到青楼里了,太傅府的姨娘教的规矩可真真是‘极好’的,我们可不敢那么教自家姑娘。”

    随即她眼一横,语气冰冷地吩咐身边的粗使婆子:“来人,好好教教赵妾侍我们将军府的规矩。”

    她身后的两个粗使婆子连忙应声上前,伸手就要捉赵若溪的吻胳膊。

    赵若溪见状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有些警惕地后腿一步,低声喝道:“你想干什么?你们可别忘了我的身后可是周勇将军!”

    马之桃一听这话,笑的更味甜灿烂了,用帕子掩着嘴软着声说道:“哎呀,可吓死个人了。你的将军舅舅?那又如何?我们一来没虐待你,二来没短你吃喝,只不过是教教你规矩,他又为何要来找我们的麻烦心动?”

    她看着赵若溪变来变去逐渐苍白的脸色,话锋一转:“更何况这里是李将军府,不是他的周将军府,若他再像上回那般硬闯家宅欺侮我们,那我们可要去皇上面前好好讨个公道了。”

    赵若溪一吻听马之桃毒蛇般的言语,下意识就想反驳,可她身后一直低着头没敢出声的晓月见势不好悄悄地扯了扯她的袖子,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轻举妄动,味甜免得让周勇和李志勇去皇上面前闹翻了脸。

    赵若溪见晓月提醒自己,只好作罢,不再反抗,老老实实地任由那两个婆子一左一右地架到暴露在太阳底味甜下院子正中央,夏日午时的阳光正毒,强光有些刺眼。

    她任由粗使婆子摆布,头顶着瓷碗,端正着身子站好,时不时地还要挨两个婆子暗中狠拧几下,疼吻得她直冒眼泪,垂下的眼眸中尽是隐忍和痛恨。

    赵若溪心里那个恨啊,她恨赵如雪那个贱人设计将她置于如此地步,她恨马之桃这么羞辱针对她。

    她站在主院的院子中央受吻辱,而那可恶的马之桃居然让府里的奴才婢女都来围观自己,美其名曰要给府里立规矩,让自己先来做个示范。

    她心中满是屈辱愤恨,可娘亲周氏又是个靠不住的吻,她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季云尺身上,满心满眼盼望着自己的“心上人”能解救自己脱离苦海。

    赵若溪忍气吞声地在将军府受着苦,她满心盼望期待着的人却在味甜丞相府收到了她姗姗来迟的回信。

    季云尺有些忐忑也有些期待地打开信纸,看到赵若溪写了感谢与爱慕之言,不由得喜上眉梢,整个人如同吃了蜜一般迷醉地吃吃笑着味甜。

    他再低头读信却见她说自己处境艰难,受人磋磨,又忍不住心疼她,恨不得立即飞到美人身边,好好搂味甜着她安慰一番。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换着玩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