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黄片视频免费看

    剧情介绍

    茗尘自夜色归来,衣服鞋子上还沾染些灰尘,头发也不像平时那样一丝不苟,似乎被夜风吹的有些缭乱,但如此比平时更平添一股野气。

    白晚晚有那么一瞬儿看的怔了。

    “大小姐。”

    茗尘觉察到她的眼神中的异样,低声不自在的轻声唤道。

    “啊,请坐,请坐。”

    白晚晚意思到失态,赶忙请茗尘坐下。

    见茗尘盯着面前的菜色一脸疑惑,又赶忙补充道第6:“咳咳……茗尘,我今天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你上次……搭救吧。”

    听完此话,茗尘浓黑的眉毛拧乱欲了起来,他道:“大小姐,往后不要再提。”

    这件事情最好往后都别再提了,不然于他们二人都没有好处。

    白晚晚当然不傻,赶忙道:“嗯嗯,我知道,今天就是想请你喝一杯。”<乱欲/p>

    既然原因已经说明,茗尘也就没有了再拒绝的理由,更何况此刻的白晚晚粉面娇红殷殷期盼的望着他。

    茗尘端起白晚晚给他敬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道:“大小姐的心意第6茗尘领了,如今夜已深了,大小姐还是早些休息吧,茗尘告退。”

    说着便径直往外走去,春香赶在他前面挡在了门口。

    茗尘转身看向白晚晚,疑惑问道:“大小姐,这是何意?”

    但他根本就没有听到白晚晚的声音,面前的白晚晚的身影已经开始重叠。

    茗尘使劲晃了晃头,再努力定睛一第6看,面前的人影晃得更厉害了。

    眼前昏花,耳边轰鸣,脑海里传来最后一丝清明,他道:“这酒有毒……”

    话刚说完,茗尘便重重的昏倒在地。

    白晚晚走上前,第6在他的身上摸了摸,男人温热的身体自手掌传到胸腔,白晚晚居然下意识的猛的缩回了手。

    脑海里瞬间浮现了些不可描述的画面,白晚晚吓得赶紧往身后退了两步。

    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怎第6么回事?以前没觉得,如今嫁为人妇之后,居然觉得茗尘身上的气息都让未曾饮酒的她有些迷醉。

    这人虽不及容尽染帅气,但毕第6竟是个男人……

    想到这一层白晚晚更是惊的一身冷汗,顿了好久,终于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唉……

    第6看来真的是被容尽染冷落太久了,她已经不是当初丞相府那个任性妄为的小女孩了。

    “春香,去看看他身上有没有钥匙。”白晚晚转身对春乱欲香命令道。

    春香低身在茗尘身上摸了半天,终于在内衣侧的口袋里摸到了一枚金细的钥匙。

    白晚晚喜出望外,立马跳家庭上前,拿上那钥匙便往丞相书房走去。

    此时夜是真的已经深了,白晚晚急急行走在青石板上,居然没有撞见任何人。

    一路顺利的来到了书房,白晚晚第6摸出那把金细的钥匙,颤抖着双手开了半天才把那门开开。

    屋里没有掌灯,很黑。

    白晚家庭晚拿手在眼前晃了晃,暗骂了一声,果然伸手不见五指。

    然后摸索着向前走去,至少脑海里对这里还有些印象,白晚第6晚一路摸到了书桌旁。

    几案被收拾的整整齐齐,笔墨纸砚似乎都摆在原来的位置,白晚晚顺着桌边一路往前摸,果然碰到了那个两匹骏马。

    第6

    白晚晚想把身上揣的火匣子拿出来,但又怕屋里的微弱火光引来外人,只得强行按捺住,在那马上摸了半天。

    是那两匹马,没错。

    只是两匹马?

    白晚晚不甘心,这里一第6定设有机关,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骏马体态光滑顺流,身上没有一处机关按钮,白晚晚气得跌坐在地上,气急败坏的踢了一脚桌腿。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了,可是白晚晚依旧一无所获乱欲,难道今天就只能这样了?白晚晚郁闷的想。

    还是回去再找茗尘探探口风吧,白晚晚这样想着就爬起了身。

    第6

    却被刚才那个桌角狠狠的绊了一下,一个重心不稳,白晚晚向桌子上倒去,手不自觉的要去抓些什么。

    却一个不小心把那两匹马推到了乱欲,下一秒,身后的巨幅画屏缓缓向旁边移去。

    白晚晚倒吸了一口凉气,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茫茫夜色第6中的巨大给懂。

    她,找到了?

    白晚晚趴在桌子上愣了好久,终于爬起身向那黑洞探去,黑洞里幽幽的透露着一丝冰冷的绿光,那光第6仿佛来自地狱射来。

    白晚晚打了个寒颤,但硬着头皮慢慢挪着步子往那黑暗处寻着光走去。

    黑洞开口黑暗,而越往里越明亮,白晚晚终于看清那泛着绿光的居然是颗有人头那么大的夜明珠,一时惊叹不已。

    而越往里走,地势越朝下,场地越宽广,而且眼前的夜明珠也越来越多,周围乱欲也越来越明亮。

    终于走到一片宽敞的空间,里面似乎又是间书房,但地上却依次紧挨着各种箱子大大小小密密麻麻。

    白晚晚伸手打开一个离自己最近的箱子,一时之间周围流光溢彩,那箱子里居然乱欲是满满的一箱金银首饰。

    白晚晚又去伸手打开另一箱,满满金灿灿的一箱金条。

    虽然一直都知道家里殷实,但白晚晚却不知原来父亲大人私自藏了这么多金银珠宝。家庭

    按照父亲每一年的俸禄绝对不可能挣得如此多的财富,那么这些东西究竟从何而来。

    白晚晚想到了容尽染口中的那个词,“贪污腐败”。

    思及至此,白晚晚赶忙在后面一排木架上翻找起来,好多本记账本以及各种书信。

    白晚晚在这中间仔细家庭翻阅着,终于明白父亲大人这些年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一丝恐惧爬上心头。

    这其中的任何一条,都足以让丞相死无葬身之地,白晚晚吓得嘴家庭唇发白,但在这样压抑的地方,她也无暇顾及。

    只是快速在这些东西中查找翻阅,容尽染说过,只要她能拿到丞家庭相和陆子谦贪污西部救济粮的证据就会兑现承诺,那么这其中的她不想看也不想要。

    毕竟她不过想着让父亲稍微吃点苦头,助自己登上正妃之位,至于这么多证据,她还是希望不要公之于第6众的好。

    毕竟就算待自己再不仁不义,那也是她的亲生父亲。

    大约翻了近半盏茶的功夫,白晚晚才在一堆账目中翻到一本今年西部救济粮的款目。

    白晚晚拿着它,只觉得心家庭情澎湃,就是它,就是它了!

    有了它,正妃之位就是她白晚晚的了!有了它,将来皇后之位也是她白晚晚的!

    <第6p>白晚晚把那本项目揣进怀里,就像外面跑去。

    行到门口,她谨慎的朝外看了看,书房依旧一片黑暗,丞相没有来。

    白晚晚蹑手乱欲蹑脚的爬了出去,黑暗中两那两匹马扶正,身后的画屏又慢慢移回原来的位置。

    做完这一切,白晚晚向门外走去。

    初夏的夜风清爽宜人,但白晚晚却冻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乱欲

    白晚晚低着头沿着青石板快速往前走,刚走没几步,前头传来沉闷的声音。

    “你刚才去了哪?”

    白晚晚猛的抬头,看见丞相正站在前面的路上,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家庭/p>

    丞相静静地看着白晚晚,眼中投过来猎鹰般的光芒,紧紧的锁在白晚晚慌里慌张的脸上。

    “父……父……父亲大人!”

    <第6p>白晚晚惊讶的喊了一声。

    丞相并未应答,依旧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似乎在等她解释。

    白晚晚知道逃不过,只得硬着头皮道第6:“父亲,女儿嫁了人就不能回来了吗?”

    “此话怎讲?”

    听她如此寻问,丞相眯了眯双眼,眼中乱欲透漏着狡黠的光芒,又似一匹贪婪狡诈的狼。

    “我方才在路上散步,又听到你那些如夫人们背地里骂我了。”

    白晚晚状似气恼的说第6道,语气里又一丝撒娇的味道。

    丞相眯着的双眸慢慢睁开,他不喜欢听府上女人们的明争暗斗,哪怕是第6自己的女儿和妾室。

    “我听下人说,刚才看见茗尘随着春香到你那去了?”

    丞相声音不大,但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恐惧感,白晚晚只觉得头皮发麻,乱欲眼前的父亲简直比炼狱的修罗恶鬼还可怕。

    “哦,不过是今天白日刚回来的时候,遇见几位夫人排挤我,茗尘出言帮我乱欲解了围,我特地让春香把他叫过来,方便感谢感谢他罢了。”

    白晚晚强装镇定的答道,说完又抬起头,盯着丞相,状似无意的问道:“怎么了父亲?”

    丞相盯着那张懵懂无知的脸看了很久家庭,才摆了摆手,终究“哼”了一声从白晚晚身边走过。

    白晚晚望着那背影慢慢消失在夜色中,转身头也不回的朝寝院奔跑而去。

    一回到寝院,白晚晚就命春香收拾东西,连夜赶回了荣府。

    第二天一早,白晚晚怀揣着那本真正的西部救济粮账目就进了宫。

    这本账目就好像吐着猩红的性子的蛇,白晚乱欲晚觉得烫手的很。

    她只想快点见到容尽染,然后把这个账本给他。

    牢房里,容尽染端在草席上正襟危坐,见来人是白晚晚,冷家庭声问道问道:“你来做什么?”

    白晚晚咬了咬唇,小声道:“王爷,证据我拿到了!”

    说着就将那本账目从铁家庭栏间伸了过去。

    猜你喜欢

    49940

    金科云影院-推荐2010好看的黄片视频免费看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